快捷搜索:  

聂小倩的经典句子 倩女幽魂中小倩说的那句最感人的那句话

小倩曾经告诉我,要是我因为她的离开,心痛得眼泪快滴下来的时候,就赶快抬起头看看这片曾经属于我们的天空。当天依旧是那么的蓝,白云还是那么潇洒,就不应该再哭,因为小倩的离去并没有带走宁采臣的世界。

经典啊!

聂小倩的经典句子 倩女幽魂中小倩说的那句最感人的那句话

翻译《聂小倩》中的句子

宁采臣,浙江人。生性慷慨豪爽,洁身自好。经常对人说:“我一生不会喜欢第二个女子。”恰逢他到金华(今浙江金华)去,到了城北,下榻在兰若寺里。寺中佛殿佛塔非常壮丽;但是蒿草比人还高,好像没有人迹。东西两旁的和尚住处,两扇门都虚掩着;只有南边一小座房子,门窗还像新的。宁采臣又向佛殿东边的角落大量,修长的竹子一簇簇的;台阶下有个大池子,野荷花已经开花了。宁采臣非常喜欢这里的幽远安静。赶上朝廷派来的学府的官员来视察,城里的客店价格昂贵,于是打算就在这里住宿,于是一边散步一边等着和尚回来。到了傍晚,有个书生来了,打开了南边那扇房门。宁采臣赶快过去行礼,并告诉自己的想法。书生说:“这里没有房主,我也是借宿的。如果您能甘于这里的荒凉,早晚对我有所教会,我非常荣幸。”宁采臣大喜,用枯草当作床,支起木板当作桌子,俨然常住的打算。当晚,月亮又明又亮,月光如水,两人在佛殿走廊上坐在一处,各自介绍自己的姓名。那书生自己说:“我姓燕,字赤霞。”宁采臣怀疑他是赴京赶考的书生,但是听他的口音,很不像是浙江人。一问他,他说:“我是秦地(陕西一带)人。”燕赤霞说话非常朴素真诚。后来两人无话可说,于是作揖告别各自回去睡觉。
宁采臣因为刚住下,很长时间都睡不着。听到房子北边有声响,就像有人家。起来趴在北墙的石头窗户底下,偷偷观看。看见短墙外边有一个小院子,有个妇女大约四十多岁;又有一个老妇人穿着黑褐色的裙子,插着一根银簪子,老态龙钟,两人在月下对答。妇女说:“小倩怎么还不来?”老妇人说:“马上就到了。”妇女说:“难道她对姥姥没有怨言吗?”老妇人说:“没听过,但是她的表情好像很愁苦。”妇女说:“丫头真是不识好歹!”话没说完,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来了,长得极其艳丽。老妇人笑着说:“不要在背后说人,我们两个正在谈论道法,小丫头来得悄无声响。幸好我们没有说你的短处。”又说:“小娘子真的像画里的人,如果我是个男的,这么老了也得被你勾了魂去。”女子说:“姥姥不夸我,就没有夸我了”妇人和女子又不知说了什么话。宁采臣觉得这是邻居的家常话,于是睡下不再偷听。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寂静无声了。
正要睡去,觉的有人近了卧室。宁采臣赶紧起来一看,原来是北院的那个年轻女子。惊奇的一问。女子笑着说“您在明月的夜晚不睡觉,我愿意和您相好。”宁采臣正色说:“你要防备闲话,我怕人家的闲话;稍微一失足,廉耻都丧尽了。”女子说:“晚上没有人知道。”宁采臣又喝斥她。女子犹犹豫豫好像嘴里说这话。宁采臣大声喝道:“快走!否则,我就叫醒南房的书生。”女子很害怕,于是走了。到了门外又回来了,拿了一锭黄金放在被褥上。宁采臣拿起来扔到院子里,说:“这是不义之财,别玷污了我的行李!”女子很惭愧,走出去,拾起金子自言自语说:“这个人一定是铁石心肠。”
天明,有个兰溪的书生带着一个仆人来赶考,住在东厢房,到了晚上突然死了。他的脚心有个小孔,就像锥子刺出来的,细细的有血流出。大家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过了一夜,仆人也死了,症状也是如此。当晚,燕赤霞回来了,宁采臣问他,燕赤霞说是鬼怪作祟。宁采臣向来正直,也没放在心上。到了半夜,女子又来了,对宁采臣说:“我见到的人多了,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刚直的。你一定非常圣贤,我不敢欺骗你。我叫小倩,姓聂,十八岁时死了,埋在兰若寺旁边,就被妖怪胁迫了,充当奴役,地位低贱;在人面前装笑,实在不是我的本意。今天寺里没有能杀的人,恐怕那怪物会派夜叉来。”宁采臣非常害怕,问该怎么办。女子说:“和姓燕的书生住在一个屋里就能幸免。”宁采臣问:“为什么你不迷惑燕赤霞?”聂小倩说:“他是一个奇人,我不敢接近他。”宁采臣又问:“你是怎么迷惑人的?”聂小倩说:“和我亲热的人,我暗地里用锥子刺他的脚心,他的魂就会被迷住,因次我采了他的血让那怪物喝;又用金子迷惑人,那也不是金子,乃是罗刹鬼骨,人要是收了就能挖取他们的心肝:美色和金钱这两样,都是投人的所好罢了。”宁采臣向她道谢。并询问防备的日子,聂小倩回答说明天晚上。聂小倩临别哭着说:“我堕落在这个黑暗的苦海,找不到岸。您义气直冲云天,一定能救苦救难。如果您肯盛了我的尸骨,把我安葬在平安的地方,不亚于我的再生父母。”宁采臣慷慨的答应了。并问她自己葬在哪里,聂小倩说:“只要你记着白杨树上,有乌鸦窝的那个就是。”说话就出门,忽然不见了。
第二天,宁采臣恐怕燕赤霞到别的地方去,早早的就来邀请他。辰时以后就准备了酒菜,留意观察燕赤霞。并和他约好住在一起,燕赤霞推辞,借口说他生性孤僻喜欢单独。宁采臣不答应,强行搬了卧具来。燕赤霞不得已,挪动了自己床给他腾点地方,并嘱咐他:“我知道你是个大丈夫,正以凛然。我有隐衷,难以一下子说清楚。千万不要翻看箱子里的东西,不然对咱俩都不利。”宁采臣小心地答应了。不一会各自睡觉,燕赤霞把箱筐房在窗台上,倒在枕头上不一会,就鼾声如雷。宁采臣睡不着觉。大约快一更天了,窗外隐隐约约有人影出现。步一会就靠近窗户来偷看,目光明亮闪烁。宁采臣很害怕,正要叫醒燕赤霞,忽然有个东西从箱子里飞出来,像一条白布一样耀眼,碰断了窗户上的石头棂子,白光一闪,就立即收回去了,就像雷电一闪就灭了。燕赤霞警觉地起来,宁采臣装作睡着了偷偷地观看。燕赤霞捧着箱子检查,取出来一件东西,对着月亮看看、闻闻,那东西白色晶莹,大约二寸长,宽度和韭菜叶子差不多。一会就层层的包裹起来,仍然放在破箱子里。自言自语说:“什么样的老怪物,这么大胆,弄坏了我的箱子。”于是接着睡觉。宁采臣非常惊奇,因此爬起来问他,并把自己所看到的东西告诉了他。燕赤霞说:“既然你我关系这么好,我怎么好隐瞒。我,是个剑客。要不是那个石棂,妖怪当场就被杀死了;就算如此,它也受了伤了。”宁采臣问:“你藏的是什么东西?”燕赤霞说:“一把剑。刚才闻了闻,上面有妖气。”宁采臣要求观看。燕赤霞慷慨的拿出来让他看,俨然是一把光亮的小剑。于是宁采臣更加敬佩燕赤霞。
第二天,再看窗外,有血迹。于是来到寺北,看见荒坟累累,果然有棵白杨树,树顶上有个乌鸦窝。于是打算照聂小倩的嘱咐,把她的尸骨装起算回去。燕赤霞摆了酒宴,和宁采臣的情义很厚。把一个破皮袋赠给宁采臣,说:“这是剑鞘。好好收藏你可以远离鬼魅。”宁采臣打算跟随他学习法术。燕赤霞说:“像你这样信义刚直的,倒是可以学。但是你终究是富贵中人,不是我们这一类人。”宁采臣于是借口说有个妹妹埋葬在这里,发掘出来聂小倩的尸骨,用衣服包裹上,租了一条船回去。
宁采臣在临野有座房子,因此在房子外边挖了一座坟把聂小倩埋在里面。祭奠并为她祈祷说:“可怜你的孤魂,埋在我的房子边上,你的歌声哭声我能听到,但愿不被恶鬼欺凌。一杯酒水让你来喝,很不清澈,千万不要嫌弃!”祈祷完之后就回来了。听到身后有人叫他说:“等一下咱们同行!”回头一看,原来是聂小倩。聂小倩欢喜的道谢说:“你的信义,我死十次死也足以报答。请让我跟你回去,拜见婆婆,做牛做马没有怨言。“仔细胆量她,原来肌肤洁白,胳膊就像细笋,白天一端详,美貌绝伦。于是和她一起回到家。嘱咐她稍坐一会,宁采臣先进屋告诉母亲。他的母亲非常惊异。当时宁采臣的妻子病了很长时间,母亲告诉宁采臣不要对妻子说,恐怕吓住了她。刚一说完,聂小倩就翩然进来,跪在地下。宁采臣说:“这就是聂小倩。”宁母大惊失色。小倩对宁母说:“我孤身一人,远离父母兄弟。蒙公子相救,全身都受公子的恩泽,我愿意承担家务,来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宁母发现他绰约可爱,才敢和她说话,说:“你喜欢我的儿子,我也非常高兴。但是我一生就这一个儿子,要他来传宗接代的,不敢让他有个鬼妾。”小倩说:“我实在没有别的心思。我是九泉之下的人,既然被能被母亲相信,请让我把他当哥哥对待,陪着您,早晚侍奉您,怎么样?”宁母可怜她的真诚,就答应了。小倩打算去拜见嫂子。宁母说她有病在身,就没让她去。小倩玉是到了厨房,替宁母做饭。在家里走动,就像对这个家非常熟悉似的。
到了傍晚,宁母害怕了,让她回去睡觉,却不给她准备床褥。小倩知道了宁母的意思,于是打算离开。到宁采臣的房间告别,却退了几步,徘徊在房外,好像怕什么东西。宁采臣叫她近来。小倩说:“屋里有剑气逼人。从前在路上我不敢出来拜见你,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宁采臣想起来原来是因为剑鞘,取出来挂到别的屋里。小倩才近来,就在灯下坐下。过了一个时辰,都没有说一句话。过了很长时间,小倩问到:“您晚上读书吗?我从小就背诵《楞严经》,现在有一半都忘了。我背诵一卷,晚上有空,让哥哥帮我更正。”宁采臣答应了。又坐下,默然不语,二更鼓响完,却不说要走。宁采臣催促她。小倩发愁说:“我是他乡的孤魂,非常害怕荒坟。”宁采臣说:“家里没有别的卧室了,况且兄妹之间要避嫌的。”小倩起身,眉头紧皱就要哭了,踉跄的慢慢走出房门,走下台阶就不见了。宁采臣心下可怜她,打算让她住在别的屋里,又害怕母亲责怪。聂小倩一早就来拜见宁母,端饭端水,下厨做饭,全都按照宁母的心思做事。黄昏就告别,每次经过宁采臣的房子,就在灯下诵经。觉得宁采臣该睡觉了,才始愁苦的离去。
起初,宁采臣的妻子病得很重,宁母劳累不堪;从小倩来了以后,非常安逸,内心非常感激小倩。日子渐渐长了,对她亲爱的就像自己亲生的一样,竟忘了她是个鬼;不忍心再让她晚上走,挽留她和自己睡在一处。小倩才来的时候从不吃饭喝水,半年后慢慢能喝点稀粥。宁采臣母子二人都疼爱她,都不说她是鬼,别人亦分辨不出。不多久,宁采臣的妻子死了。宁母暗地里有让宁采臣娶小倩的意思,但是担心对儿子不利。小倩偷偷观察,趁机告诉宁母说:“我来了一年多了,您应当知到我的底细了。为了不祸害行人,所以我跟随哥哥来这里。我没有别的意思,只因为公子光明磊落,被天、人敬仰,实在是想跟随他几年,借此被朝廷封为诰命夫人,来光耀我在地下的身份。”宁母也知道她没有恶意,但是担心她不能生儿育女。小倩说:“儿女是天明。公子注定有福,有三个儿子,不要因为他的妻子是鬼而耽误了他。”宁母相信了她,和儿子商量。宁采臣大喜,并遍告亲戚朋友。有人请求让新媳妇出来相见,小倩大方的打扮完出来,满堂都瞪大了眼睛,反而不怀疑她是鬼,倒怀疑她是神仙。因此五服之内的宗族,全都带着贺礼来庆贺,争相观看小倩。小倩擅长化兰话梅花,每次都作画回赠他们,得到的人都珍藏起来,认为很光荣。
有一天,聂小倩在窗前低着头,怅然若失。忽然问宁采臣:“那剑鞘在哪里?”宁采臣说:“因为你害怕它,所以把它藏在别的地方了。”聂小倩说:“我接触生气已经很久了,应该不再害怕它了,应该把它拿来放在床头。”宁采臣问她的本意,小倩说:“三天来,我心离一直忐忑不安,担心金华的那个妖怪,怨恨我远逃,担心早晚它会找来。”宁采臣果然带了剑鞘回来。小倩反复观看它,说:“这是剑仙用来盛人头的。破烂到这个地步了,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我现在看它,依然感到颤栗。”于是把它挂起来。第二天,又命人把它改挂到窗户上。晚上对着蜡烛坐着,嘱咐宁采臣不要睡觉。突然看到一个东西,像飞鸟一样落下来。小倩慌忙藏进夹幕里。宁采臣上前一看,那东西长着夜叉的形状,亮眼血口,眨眼间就到了跟前。到门口停住;由于了很久,慢慢靠近剑鞘,用爪子去摘剑鞘,好像要把它抓裂。剑鞘突然格格一响,变大了,有箱子般大小;恍惚好像有怪物,突出来半个身子,揪住那夜叉回到剑鞘,声音也跟着没了,剑鞘也顿时缩小何从前一样。宁采臣非常害怕惊诧。聂小倩也出来了,高兴得说:“没事了!”一起来看剑鞘里,只有几斗清水而已。后来过了几年,宁采臣果然考中进士。小倩生了一个男孩。宁采臣纳妾后,两人又各生一了一个男孩,都考中了进士很有名声。

求翻译《聂小倩》中的一句

宁采臣很高兴,并设宴席来介绍给亲戚,聂小倩尽力打扮盛装出席,一屋子的人都被她的美貌惊呆,没有怀疑她是鬼,反而怀疑她是仙子。所以一大家家族的内眷都纷纷祝贺宁采臣,和聂小倩打招呼。聂小倩擅长画兰花和梅花,总是用画来应酬,得到画的人将画层层包裹,非常珍惜,并以得到聂小倩的画为荣。 本回答被提问者和网友采纳

相关专题: 小倩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