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沈岸宋凝经典句子 华胥引中沈岸与宋凝的经典对话

   原文版(下有简略版)


故事总有前情,前情是宋凝在花园中拾到一块玉佩,玉佩用金箔镶嵌,拼得如完璧,中间却有一道清晰的裂痕。她拾起来眯了眼睛对着日光端详很久,确定是去年隆冬时节别离沈岸时被自己摔碎的那块。有女子匆匆到她面前,伸出

  葱段般的手指,一手指着玉佩,一手指着自己。她抬起头来,女子看清她的容颜,一张脸陡然苍白。她想她在哪里见过这女子,微风拂过,拂来一阵淡淡药香,这药香令她陡然想起雪山背后的小医馆。她握着玉佩,微笑看她:“你也在

  这里?沈岸他果然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你爷爷呢?”


  女子哆嗦着嘴唇,转身就要逃开。她微微皱眉,一把拉住她:“我很可怕?你怕成这样?”


  女子拼命挣扎着往后躲,背后突然传来沈岸的声音:“萋萋。”


  萋萋。她一失神,手中的女子就被沈岸抢去,他护着她,像一颗参天大树护着身上攀附的藤蔓,容色温柔,姿态亲昵。抬眼看着她时,却是一脸的冷若冰霜。他责问她:“你在干什么?”


  她答非所问,看着沈岸怀中的女子:“萋萋,你就是萋萋?”女子却不敢抬头。


  沈岸蹙眉,目光停在她手中,一顿,冷冰冰道:“那是萋萋的玉佩,你拿着做什么?”


  她愣了一会儿,惊讶地望着他:“萋萋……的?什么是萋萋的?怎么会是萋萋的?”她上前一步,将手中玉佩放到他眼前:“你有没有看过我给你的信?你忘了这是我给你的信物,你忘了在苍鹿野的雪山里,我们……”


  她还要继续说下去,柳萋萋突然握住沈岸的衣袖拼命摇头。


  他眼中冷光闪了闪,不耐烦打断她:“苍鹿野一战,五千姜国人死在你们黎国箭下,姜黎两国虽已言和,可这一战的大仇,沈岸却没齿难忘。”他冷笑:“苍鹿野的雪山里,若不是萋萋救我,如今的沈岸,也不过是战场上一缕游魂,还能娶得了你黎国的敬武公主宋凝?”


  柳萋萋仍在摇头,握着沈岸的手,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濡湿双颊,花了妆容。


  宋凝不能置信,嗓音从喉咙里飘出来:“怎么会是她救了你,救你的……明明是我。”她以为她说清楚,他就能明白,其实是高估了他的理解力。因世事并不似这样,沟通不是有沟就能通,也许事先被人放了鳄鱼在沟里,就等你涉水而过时对你痛下杀手。


  他看她的眼神里满是嘲讽:“你在胡说什么?你救了我?宋凝,我可从未听说你懂岐黄之术。救我的女子医术高明,不会说话,那是萋萋。你以为萋萋说不了话,我就能听信你一派胡言乱语对她栽赃嫁祸?”


 他端详着手中碧色的护心镜,像一片铺展的荷叶。她颔首欲走,他一把拉住她:“你可改嫁。”


  她看他握住她袖口的手,视线移上去,到襟边栩栩如生的翠竹。她笑盈盈的:“什么?”


  他放开她衣袖:“我若战死,你可改嫁。”


  她做出低头沉思的模样,半晌,道:“啊,对。”


  她抬起头来,颊边梨涡深得艳丽:“那你还是死在战场上不要回来了,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那嗓音近乎崩溃了:“沈岸,你就这样讨厌我,你就这样讨厌我。沈岸,放开我,求求

  你放开我。”


  但他在她耳边说:“你的痛,能比得上我的失子之痛么?宋凝,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只是我们从此两清。你知道两清是什么。”


  空气中满是血的味道,我闻不到,但可以看到。她的指甲深深陷入他脊背,已不能哭出声,喑哑的嗓音荡在半空中,秋叶般苍凉,她喃喃:“沈岸,你这样对我,你没有良心。”


  宋凝的右手毁在这一夜,那本是拿枪的手,耍出七七四十九路紫徽枪法,舞姿一样优美,叫所有人都惊叹。那些刀伤刻在她手上,刻在她心上,毁掉她对沈岸的全部热望。她醒来,沈岸躺在她身边,英俊淡漠的眉眼,眉心微皱,她想这

  是她爱过的人,茫茫人海中她一眼就相中他。他的剑就掉在床下,右手已无法使力,她侧身用左手捞起那柄八十斤的黑铁,惊动到他,就在他睁眼的一刹那,她握着剑柄深深钉入他肋骨,他闷哼一声,看到一滴泪自她眼角滑过,留下一

  道长长的水痕。从前,她在成千的尸首中翻出他,她背着他翻过雪山找医馆,不眠不休三个昼夜,都是从前了。既是从前,皆不必提了。她偏着头看他,终于有少女的稚气模样,脸上带着泪痕,却弯起嘴角:“沈岸,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你怎么不死在战场上?”他握住她持剑的左手,突然狠狠抱住她,剑刃锋利,不可避免刺得更深,他呕出一口血来,在她耳边冷冷道:“这就是想要得到的?你希望我死?”


紫徽枪奔着沈岸呼啸而去,去势惊起花间寒风,她连他躲避的位置都计算清楚,这一枪下去就了了一切恩怨情仇,只是没算到他端端正正站在那儿,眼睁睁看着枪头刺来,一动也没动。这一枪无可奈何,只能刺偏。他踉跄两步站稳,握住她持枪的手:“阿凝。”


  她抬头望他,像从不认识他:“为什么我儿子死了,你们却还能活着,你和柳萋萋却还能活着?”


一段烧焦的横木啪一声断开,像突然被惊醒似的,他一把搂住她,动作凶狠得指尖都发白,声音却放得轻轻地:“你不是说,死也要看着我先在你面前咽气么?你不是说,我对不起你,你要看着老天爷怎么来报应我么?你这么恨我

  ,我还没死,你怎么能先死了?”没有人回答他。


  他紧紧抱住她,小心翼翼地,就像抱着一件稀世珍宝,卡白的脸紧贴住她森然的颅骨,像对情人低语:“阿凝,你说话啊。”



  简略版


侍茶:地上有什么东西闪闪发亮的。(捡起玉佩)呀,是块用金箔镶嵌的玉佩。

  公主你看。

  宋凝:这是?是我留给沈岸那块玉佩。我来黎国前,曾给沈岸写了一封信,说明

  了一切,把半边玉佩也附进了。(开心)他竟如此有心,把这玉佩用金箔镶嵌了,

  拼得如完璧一般。

  【柳萋萋走过来】

  柳萋萋:呃呃呃呃。

  宋凝:(疑惑)你是?

  【插入】老大夫:(笑)哦,这是我孙女,叫萋萋。

  宋凝:(反应过来)啊,是你啊?你是医馆里的那个医女,你也在这里?(满足)

  沈岸他果然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温柔)你放心,我现在已是沈岸的妻子,也

  会同他一样善待你的。

  柳萋萋:惊恐抽气声!

  宋凝:(奇怪)诶?你怎么了?怎么看到我怕成这个样子?

  沈岸:萋萋。

  沈岸:(走过来不爽)宋凝,你拉着萋萋做什么?

  宋凝:(不可置信)萋萋?

  沈岸:不错,她就是我的未婚妻。

  沈岸:(冷冰冰)你拿着萋萋的玉佩做什么?

  宋凝:(不可置信)萋萋……的?什么萋萋的?怎么会是萋萋的?(着急)你有

  没有看过我给你的信?你忘了这是我给你的信物,你忘了在苍鹿野的雪山里……

  沈岸:(不耐烦打断)苍鹿野一战,五千姜国人死在你们黎国箭下,姜黎两国虽

  已言和,可这一战的大仇,沈岸却没齿难忘。

  沈岸:(讥讽)哼,苍鹿野的雪山里,若不是萋萋救我,如今的沈岸,也不过是

  战场上一缕游魂,还能娶得了你黎国的敬武公主宋凝?

  宋凝:(不能置信委屈)怎么会是她救了你,救你的……明明是我。

  沈岸:(嘲讽)你救了我?你在胡说什么?宋凝,我可从未听说你懂岐黄之术。

  救我的女子医术高明,不会说话,那是萋萋。你以为萋萋说不了话,我就能听信

  你一派胡言乱语?

  宋凝:(想到办法)那,那医馆的那位老大大夫呢?他可以作证……

  沈岸:(嘲讽)宋凝,你打听的事情,倒是真不少。但你难道不知道他老人家前

  不久已经过世了?

  宋凝:(心灰)沈岸,你为何不信我?

  沈岸:(冷笑)我又为何要信你?

  叶蓁:宋凝明白沈岸没有看到那封信,信其实送到何处她已明白,如今再纠结此

  事毫无用处,只是心中不甘,哪怕沈岸不爱她,有些事,她总要让他明白。可她

  说什么都是错,她做过种种努力,但沈岸不给她


沈岸:(冷冰冰)你在这里做什么?

  宋凝:没什么,听说你要出征了,我过来把这个青松石做的护心镜拿给你。这镜

  子比寻常护心镜坚固许多,前前后后救了我不少次性命,终归我不再上战场,烦

  请你带着它再到战场上见识见识。

  沈岸:(困惑)我听说,这护心镜是你哥哥送你的宝贝。

  宋凝:(轻描淡述加点微笑)哦,你也听说过?说是宝贝,那也须护得了人的性

  命,护不了人的性命,便什么也不是。把它借给你,没有让你欠我人情的意思,

  你说得好,我们本该井水不犯河水,只是终归你我存了这个名分,你若死在战场

  上,你们沈府这一大家子人让我养着,着实费力,谁的担子就由谁来扛,你说是

  不是?

  【宋凝往外走】

  沈岸:(脱口喊住微微有点慌)宋凝!

  【宋凝停住脚步】

  沈岸:(犹豫)你可改嫁!

  宋凝:什么?

  沈岸:(费劲)我若战死,你可改嫁。

  宋凝:(笑)哈,对啊。

  宋凝:那你还是死在战场上不要回来了,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宋凝转身离开】


【宋凝住处】

  【沈岸踹开门】

  沈岸:(爆喝)宋凝!

  【沈岸挥剑】

  宋凝:(受伤)啊!

  宋凝:(心灰)你是,真的想杀了我?

  沈岸:宋凝,你手里沾的,是我儿子的命。你逼着萋萋同你登山,就没有想过你

  会杀了它?

  宋凝:(挑衅的笑)那不是我的错,我也没生过孩子,我哪里就知道有了身子的

  人会如此不济,登个山就会小产。你同那孩子无缘,却怪到我头上,沈岸,你这

  样是不是太没有道理了?

  沈岸:(怒)你到底想要什么?

  宋凝:(戏谑)沈岸,你知道的,除了我以外,谁也没资格生下沈府的长子嫡孙。

  沈岸:(怒)宋凝,我从没见过哪个女子,像你这样怨毒。

  【沈岸撕碎宋凝衣服】

  宋凝:(挣扎的呼叫声)啊!

  宋凝:(惊恐崩溃)沈岸,你就这样讨厌我,你就这样讨厌我?(哭腔)啊!沈

  岸,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沈岸:(咬牙)你的痛,能比得上我的失子之痛么?宋凝,你想要什么,我便给

  你什么,只是我们从此两清。

  宋凝:(哭)沈岸,你这样对我,你没有良心。


沈岸:(心疼)阿凝!

  宋凝:(挣扎)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宋凝:(凄厉的诘问)为什么我儿子死了,你们却还能活着?你和柳萋萋却还能

  活着?

  宋凝:(吐血)噗。(倒地)

  沈岸:(慌乱)阿凝?阿凝!来人啊,快去找大夫!


【沈岸从火场抱出宋凝遗骨 】

  沈岸:(哭腔轻声)你不是说,死也要看着我先在你面前咽气么?你不是说,我

  对不起你,你要看着老天爷怎么来报应我么?你这么恨我,我还没死,你怎么能

  先死了?

  沈岸:(颤抖低语,如对情人说一般)阿凝,你说话啊。


注:简略版内容从忆语广播剧社出品的华胥引广播剧的剧本中截取,原文版从原版小说中截取。另外,此回答仅为本人观点

沈岸宋凝经典句子 华胥引中沈岸与宋凝的经典对话

求华胥引宋凝篇结局时君拂对沈岸说的那句话 好像是说沈岸再也没有人像宋凝这般爱你了 大概这样

“你想让她说什么呢?她现在也说不出什么了,即便你想听,也在说不出了。
倒是有一句话,她曾经同我说过,新婚那一夜,她想同你说一句甜蜜的话,她刚嫁来姜国,人生地不熟,眼里心里满满都是你。
她没有父母姊妹,也没有人教导她如何博取夫君的欢心,但那一夜,她实心实意地想对你说来着,说:‘夫君,我把阿凝交给你,好好地交给你,请一定要珍重啊。’
只可惜,你没让她说出口。” ,我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你说宋凝恨你,其实她从没有恨过你,天下原本没有哪个女子,会像她那样爱你的。”
4她原本是那样地爱你。
沈岸,你不知道,她爱你爱了七年。
.“她临死之前,可有什么话对我说?”
“没有,一个字也没有,她对你,已别无所求。”

君拂,爱一个人这样容易,恨一个人这样容易,有沈岸跟宋凝的对白是什么歌

《华胥引》唐七公子的, 你应该看过了吧?那么有名的,不过真的好虐啊~~哭死我了,分了好几个故事,除了主角终成眷属了,别的那几对都死了~啊~啊·~~
华胥一引,乱世成殇幻术构成的曲谱里,尽是人世的辛酸与苦涩。心之逆旅,华胥为引。  社稷死,叶蓁死,这本该,是一个公主的信仰。我不能像一位公主那样长大,却像一位公主那样死去。   
主角:叶蓁(君拂)苏誉(慕言 )配角:君玮 小黄(老虎) 全书讲述了4个故事,分别是浮生尽(宋凝篇),十三月(莺哥篇),柸中雪(酒酒篇),一世安(结局)
浮生尽(宋凝篇) 君拂,爱一个人这样容易,恨一个人也这样容易。主角:宋凝 沈岸 柳萋萋   
十三月(莺歌篇) 容浔,你是不是觉得杀手都是没有心的?主角:莺歌(十三月)锦雀   容浔 容垣
柸中雪(酒酒篇) 你是打算,和自己的亲姐姐喝这合衾酒?   主角:卿酒酒(公仪薰)公仪斐 公仪珊   
一世安(结局) 想我面前的这个人,是我的夫君,我只想和他一世长安。主角:苏衍 慕容安

相关专题: 你了 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