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将死之人的经典句子 将死之人 接下来那句话怎么说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将死之人的经典句子 将死之人 接下来那句话怎么说

描写一个人奄奄一息,将死之状的语段

作家杨大侠描写道:“将死之人,其声也哀,其言也悲,就满足你这个愿望吧。你所奏之乐,乃是自己安魂之乐。”

写小说 描写人要死亡的句子 长一点 急急急急急!!!!!!!

漫无边际的冷,那是一丝一丝拼命往里钻的冷,仿佛冷到骨头里去。每一块骨头都好像被冻得脆了。每动一下都好似骨头碎掉的疼,疼的钻心。阴寒的冷,冷得入骨。不一会儿,却又变成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更可怕的是自己的手脚都不能动,剧烈的疼痛好像是要把她碾断拉碎,无论什么地方都痛。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无比漫长。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疼痛,只愿赶快死去,也不要承受这样的疼痛。

---------------------------------------------------------------------------------------------------------------------
刀片闪出冷冷的寒光,往苍白的手腕处狠狠划下!

  手腕裂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煞白煞白,慢慢地,鲜血从伤口里沁出,然后,鲜血突然湍急了起来,喷涌而出,如迸裂一般!

  一滴……

  一滴……

  一滴……

  顺着手腕……

  血珠滴落在温热的水面……

  如同一朵朵在黑色的梦魇中绽开的……血红色的花朵……
  ----------------------
  原来……

  这就叫做皮开肉绽啊……

  苍白的唇角勾出一抹轻柔的笑容,迸裂的肌肤,翻卷的血肉伤口,原来,即使皮开肉绽也是不会痛的,原来,鲜血流逝的感觉是平静而麻木的。

  慢慢地,他闭上眼睛,流血的手腕慢慢滑进水面之下。

  在温热的水中……

  伤口就永远不会凝结了吧……

  透明的水波。

  一丝殷红的血线缓缓地从割裂的手腕处轻轻荡荡飘涌上来,源源不断地,鲜血如同一条细细长长的线在水中妖艳地摇曳,然后荡开,袅袅的白色雾气中,透明的水渐渐变成透明的红……
  ------------------------
  白色的雾气从温热的水面轻柔地升腾而起。

  血液将浴缸里的水染得暗红暗红。

  身体越来越冷。

  心脏仿佛被重重地压着喘不过气。

  洛熙的眼前渐渐发黑,世界眩晕而狂乱,苍白的嘴唇微微干裂,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水波将他全身包围着,湿透的白衬衣在水面下轻轻飘起衣角,他的身体濡湿而冰凉,从水龙头源源流下温水也无法让他感受到丝毫温度。
  --------------------------
  温热的水涌出黑色大理石的浴缸……

  漫出在白瓷的地面……

  血红的……

  仿佛仍旧带着体温般的温度……

  唇片上最后的血色已经褪尽,眼前漆黑得什么都不再能够看得见,湿透的白色衬衣如脆弱的白色花瓣在水下轻轻飘荡,生命一丝一丝地流淌,只有那只滴着血的手,固执地,紧紧地抓着浴室中的电话,仿佛抓紧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鲜血……

  一滴一滴从手腕滴淌而下……

  漆黑的眩晕中……
  -----------------------
  临死前就是想再看你一眼……

  温热的水流从水龙头源源不断地流淌……

  浴室里充满了白色的雾气……

  地面满是鲜红的血水……

  苍白淌血的手腕再也无法握住电话话筒,重重地跌进浴缸的水面之下,溅起一朵被血染红的水花……
  ---------------------------
  话筒在水面下轻飘飘地摇荡着。

  “嘟——”

  “嘟——”

  鲜血已经将浴缸里的水染成暗红色,不断地漫出去,温热的水不断地注入,那浸泡在水中的手腕伤口永远无法凝固,汩汩地,流着新鲜的血液……

  漆黑的眩晕中……

  心脏渐渐窒息无力……

  彻骨的寒冷……

  嘴唇惨白失血,洛熙苍白地躺在黑色浴缸里,水波将透明的衣角轻轻飘起,缓缓地,他如纸般雪白的脸,无力地,垂向一侧,任由死亡将他最后的清明带走……

  ----------------------- 会不会……
  “嘟、嘟、嘟、嘟……”

  水面下的话筒沉闷地传来被挂断的声音,就像最后一根丝线也断开了,再无任何牵挂,安安静静地离去……

  ------------------ 来到我身边呢……
  她们迟疑地走到浴室门口,半开的门,从里面淌出来的水如被鲜血染红了般刺目惊心,隐约可以看到黑色的大理石浴缸里,有人影苍白得仿佛……

  仿佛……

  早已死去……

相关专题: 将死 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