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经典句子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邹绛译

经典句子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邹绛译

求巴勃鲁·聂鲁达的《二十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聂鲁达   1女人之躯,洁白的双腿,你那委身于我的姿势就如同大地。我这粗野的农夫之体在挖掘着你,努力让儿子从大地深处欢声堕地。   我曾经是一个空洞。鸟儿纷纷离我而去,黑夜就断然侵占了我的身子。为了活下去我像武器一样地锻造着自己,如同我那弓上的箭,我那弹弓里的石子。   现在复仇的时刻已来临,可是我爱你。爱你的肌肤,青丝,焦渴而坚挺的双乳。噢,扣碗状的酥胸!噢,出神迷离的眼!噢,玫瑰般的小腹!噢,你那悠悠的喘息!   我女人的身躯,我要执著地追求你的美。我的渴望,我无限的焦虑,我游移不定的路!就是那永恒渴望经过的黑色沟渠,就是那劳顿之地,那无限伤心的沟渠。   2夕阳用它微弱的光芒将你包裹。沉思中的你,面色苍白,背对着晚霞那衰老的螺旋围绕着你不停地旋转。   我的女友,默默无语,孤零零地与这死亡时刻独处心里充盈着火一般的生气,纯粹继承着已破碎的白日。   一束光芒从太阳落至你黑色的衣裳。一条条巨大的根茎在夜间突然从你心田里生长,隐藏在你心中的事返回外面。因此一个苍白的蓝色民族一降生就从你身上获取营养。   啊,你这伟大、丰盈,有魅力的女奴从那黑色与金黄的交替循环里,挺拔屹立,完成了生命的创造鲜花为之倾倒,可你充满了伤悲。   3啊,一望无际的松林,涛声陪伴折断声,光线缓缓地做着游戏,孤独陪伴着教堂,霞光落进了,你的眼睛,可爱的小美人,地上的长春花,大地在你心里歌唱!   河流在你心中歌唱:按照你的希望,听凭你的要求,我的灵魂在水中荡漾。请用你的希望之弓,为我指明路程,我会在狂热中射出一束束飞快的箭。   围着我,让我看到了你朦胧的细腰,无言的你催促着我那被追捕的时光,是你用那碧玉般的胳膊,留驻了我的亲吻,孕育了我对水的渴望。 啊,你那被爱情染了色的神秘声音与暮色发生共鸣,令人闻之心也醉!于是,在深夜里我就看到了田野里的麦穗被清风的嘴巴吹弯了腰。   4在夏日的心脏里一个布满风暴的早晨。   仿佛道别时挥动的白手帕,云彩在旅行,风儿用它那游子的双手摇动着白云。   不知道有多少颗风儿的心脏,在我们相爱的寂静里跳动。   心儿在林间像管弦乐神圣地嗡嗡响,如同一个充满战争与歌声的舌簧。   风儿以神偷的方式卷走了枯枝败叶迫使飞箭般的鸟群改道而去。   风儿用无泡沫的浪花和轻飘的物质把枯枝败叶打落在地,堆成倾斜的火。风儿停了,把密密的亲吻沉落下来战败在夏风的大门口。   5为了你能听我说我的话语往往消瘦成银鸥在沙滩上的足迹。   手串,喝醉酒的串铃献给你那葡萄般的手。   望着我自己远去的话语。比我多的,是你的话语。它们似海蛇向我原有的痛苦爬去。   它们就这样沿着潮湿的墙壁爬去。这个血腥游戏的罪人就是你。   它们纷纷逃避我那黑暗的藏身之地。 .你处处塞满你的一切,塞满你的一切。   在你之前它们已开拓了你要占据的孤独之地,并且比你更习惯于我的悲伤。   现在我想要它们说出我想对你说的话为的是你能听到如同我希望你听见的话。   焦虑的风还是经常卷走你的话。梦中的飓风还是经常把它们推倒。   从我痛苦的声音里你听一听其它声响。哭声还是来自那些嘴巴,流血还是因为原来的恳求.爱我吧,女友。别抛弃我。跟我来吧!跟我来吧,女友,冲破那焦虑的浪。   可是我的话语正渐渐被你的爱情染上颜色。一切都让你给占了,你占领了一切。   我要把一切编成一条无限长的手串献给你那柔软得赛葡萄的洁白双手。   6我记得你最后那个秋季的模样。你头戴贝雷帽,心里一片平静。你的眼里跳动着晚霞的火焰。树叶一片片落入你那似水的心田。   你像一朵牵牛花紧贴在我怀中,树叶接收着你缓慢而平静的声音。惊愕的篝火燃烧著我的饥渴。甜蜜的蓝色堇盘绕在我的心田。   我发觉你的眼睛在出神,可秋天已经远去:灰色的贝雷帽,小鸟般的声音,家中的心脏,我深切的渴望就是移居你的家中我那快乐的亲吻会像火炭般地纷纷落下。   从船上看是天空,从山上看是田野。忆起你,就想到了光明,炊烟,宁静的水塘!   在你的眼底深处燃烧着万道霞光。秋天的枯叶盘旋飞绕在你的心田。   7俯视着黄昏,我把悲伤的网撒向你海洋般的眼睛。   那里,在最高的篝火上燃烧、蔓延着我的孤独,它像溺水者那样挥动着臂膀。   我朝着你那出神的眼睛送去红色的信号像海水拍击着有灯塔的海岸。你一味沉默不语,我那远方的心上人儿。从你的目光里时时显出惊惶的海岸。俯视着黄昏,我把悲伤的网撒向撼动你海洋般的双眼。群群夜鸟啄食着第一批星星它们的闪烁如同我爱你的那颗心。   夜神骑着他的黑马在奔驰在原野上播撒蓝色的花穗。   8洁白的蜜蜂,你喝醉了蜜,在我的心上嗡嗡叫围着袅袅的炊烟,你嗡嗡地飞绕盘旋。   我是个绝望的人,是没有回音的话语我失去了一切,又是一个拥有一切的人。   最后的羁绊,我最后的忧虑在你心中吱吱响。在我这块荒原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花。啊,你这个沉默的姑娘!闭上你那深邃的眼睛。夜神在那里扑扇着翅膀。啊,露出你那颤抖的雕像般的身体吧!   你的眼睛深邃,黑夜在里面扑扇着翅膀。你的胳膊细嫩,好似花朵;膝盖如同玫瑰。   你的乳房仿佛洁白的巨大蜗牛。你的腹部睡着一只斑斓的蝴蝶。   啊,你这个沉默的姑娘!   这就是你不在这里造成的孤独。下雨了。海风追捕着流浪的银鸥。   流水赤着脚走在潮湿的街道上。树叶像病人那样抱怨着大树。洁白的蜜蜂,你不在,却嗡嗡响在我心头。时间会使你重生,消瘦而沉默的姑娘。   啊,沉默的姑娘!   9沉醉在松香和长吻中,夏日里,我驾驶着玫瑰小船,拐向那消瘦的死神,凭借着水手的坚强和狂热。   面色苍白,被拴在贪婪的水上我穿过晴朗天气的酸腥气味,依旧身穿灰衣,耳听痛苦的呻吟一支把浪花扔到后面的悲伤桅杆。   撇开激情,我骑上唯一的浪头,月夜,白昼,炎热,寒冷,突然间,睡倒在幸运岛屿的喉头洁白而甜蜜的海岛如同双胯一样新鲜。   潮湿的夜晚,带着亲吻的衣裳在颤抖衣衫上,疯狂带电般地行走,按照史诗的方式,它被分成各种梦想令人陶醉的玫瑰也在我心中成长。   外部的浪涛中,海流压在上面,你那平行的身躯,紧贴在我胸间犹如一条鱼永远游在我的心田,快和慢都在那天下的热能之间。   10我们错过了这个晚霞。今天黄昏没人看见我们手拉手那时蓝色的夜正渐渐落到天下。   从窗口处我看到了落日在远山里的宴会。   那么你当时在哪里?呆在什么人中间?说些什么话语?为什么正当我伤心,觉得你在远方时,全部的爱会突然而至?   经常在黄昏时分被挑中的书落到了地上,像一条受伤的狗在脚下滚动了我的衣裳。   你总是、总是在暮色苍茫时分离去走向晚霞边跑动边抹去雕像的地方   11几乎在天外,停泊两山间是那月亮的一半。转动着,流浪的夜挖掘着双眼。看看有多少星星被打碎在水面。它在我额头画上十字,悄然离去。蓝色金属的锻造,无声搏斗的夜晚。 我的心儿在飞转,犹如疯狂的螺旋一般。来自远方的姑娘,从极远处被带到此间,她的目光在苍穹下永远保持辉煌灿烂。   哀怨,风暴,愤怒的旋涡,穿过我的心脏,你一刻也不留。墓地的风裹挟,撕裂,粉碎着你酣睡的发根。 风把她身旁那些大树连根拔去。可明快的姑娘,你是烟的引信和问题。是你和发亮的叶片形成了大风的来去。   夜幕下的群山后面是燃烧着的百合,啊,我什么也说不出口!它由万物混合。   焦虑,你用刀劈开了我的胸口,到了另择道路的时刻,因为在那里她不开笑口。风暴埋葬了钟楼,风暴造成了混乱为什么现在敲钟,为什么让她难过?   要走那条远离一切的道路,因为它不拦阻死亡,冬天和痛苦;她可以睁大眼睛,伫立在细雨之中。   12   有你的胸脯,我就心满意足,有我的翅膀,就足以使你自由。一向睡在你心田里的事将由我的口中直达神明。   每日的梦想都在你身上。你的到来犹如露水洒在花冠上。   你用缺席截断了远方的地平线。你像海浪一样永远处于逃亡线上。   我说过你曾在风中高歌仿佛松树,宛若船的桅杆。你像它们一样细高,一样寡言。突然间,一次旅行使你伤感。你像熟路一样热情待客。为你响起回声和思乡的歌。我醒来是因为睡在你心上的鸟群时时要迁徒,时时要逃避。   13   我用火的十字一一烙上你身上雪白的地图。我的嘴巴是个躲躲藏藏的蜘蛛。它在你身上,身后,既胆怯又饥渴。伴着晚霞给你讲故事,甜蜜又悲伤的娃娃,为了不让你难过。一只天鹅,一颗树,遥远而欢乐的故事。葡萄的季节,果实成熟的时刻。我住过的港口,爱上你的地方。孤独交织着美梦,交织着宁静。我被包围在大海与忧伤之间。沉默或胡言,处在两个不动的船夫中间。   在嘴唇和声音之间,某种东西在垂死挣扎某种有鸟翅的东西,痛苦和忘却的东西。这就如同鱼网拦不住流水一样。我的娃娃,残留的滴水颤抖不停。可是某种东西通过瞬间的词句在唱。某种东西在唱,一直飞升到我饥渴的嘴巴上。噢,你尽可以用全部欢乐的话语庆祝。唱吧,烧吧,逃吧,仿佛狂人手中的大钟。可怜的甜人儿,突然之间你变成了什么?当我到达那寒冷和最危险的顶点时我的心如同夜间的花朵把自己关上。   14   你每天都同宇宙之光嬉戏。精明的女客人,你乘着鲜花与流水而至。你赛过我掌中可爱的小白花我每天手里都要攥着一束花。   自从我爱上你,你就与众不同。让我帮你躺在黄色的花环里面。是谁用烟云般的字体在南方的群星间写下你的名字?啊,让我告诉你当时你是怎样的,因为你还不谙人世。突然之间大风怒号,敲打着我那关闭的窗口。   天空是一张网,挂满了阴沉的鱼儿。这里产生各种风,全部的风。雨儿脱去了衣裳。   鸟群纷纷逃去。风啊,风。我只能与人类的力量斗争。狂风把黑色的枯叶堆成一团团吹散了昨夜系在天空上的小船。   你在这里。啊,你没有逃!你要回答我,直至最后的呼号。偎在我身边,像真的害怕一样。但是有道阴影闪过你的双眼。   现在,就是现在,小心肝儿,你带来了忍冬花儿,甚至连你的酥胸也带着沁人的香味儿。就在凄厉的风追杀着一群蝴蝶的时候,我爱你,我的欢乐咬着你樱桃般的香唇。幸亏没有让你习惯我的生活、我粗野而孤独的心灵,我那人人都回避的名字,否则会给你带来多大的痛苦。你和我无数次看到了启明星一面燃烧一面亲吻着咱俩无数次看到了曙光在咱们头上像扇面式地盘旋飞舞。   我的话像雨点般地抚摸着你,洒满了你的身躯。很早以前我就爱上了你那闪烁珍珠光泽的玉体。甚至我认为你是宇宙的女主人。我要从大山上给你采来欢乐的花,那喇叭藤花,那褐色的榛子,那装满了亲吻的野藤花篮。我要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情。   15   你沉默的时候叫我喜欢,因为你好像不在我身边,你从远方听见我在喊,可是我的声音没有打动你。似乎你的眼睛早巳飞去似乎一个亲吻封住了你的唇。   因为万物之内都有我的灵魂,充满了我的灵气你才脱颖而出。梦中的蝴蝶,你就是我的灵魂,就像是"忧伤"这个词组。   你沉默的时候叫我喜欢,你好像十分遥远。你似乎是在呻吟,簌簌作响的蝴蝶。你从远方听见我在喊,可是我的声音没有打动你。请让我跟你的沉默一起保持沉默。   请让我跟你的沉默一起谈谈沉默你的沉默像灯光一样明亮,像戒指一样简单。你仿佛黑夜,沉默无语,繁星满天。你的沉默属于星星,既遥远又简单。   你沉默的时候叫我喜欢,因为你仿佛不在我的身边你既遥远又悲伤,好像早已死去一样。那么,只要一句话,一丝笑,万事足矣。我感到高兴,高兴的是这并非真模样。   16   (这首诗是对泰戈尔的《园丁集》第三十首诗篇的意译之作)   在我那晚霞的天空上你宛若一片云彩你的肤色和体形正是我所喜爱。你是我的,嘴唇甜蜜的女人,你属于我,我无限的迷梦都存在于你的生活。   我的灵魂之灯为你的双脚染上玫瑰红,我的葡萄酒经过你的嘴唇变得更蜜甜,噢,是你打断了我的黄昏之歌,我孤独的迷梦感觉到你就是我的女人!   你是我的!我迎风高喊,你是我的!黄昏的风带走了我孤零零的叫声。是你套出了我眼底的隐情,这一盗窃行径如同拦截水流,截获了你夜间眼中的神情。   亲爱的,你已经被我的音乐之网捕获,我的音乐之网赛过天空般地广阔。我的灵魂诞生在你泪眼的岸边。你的泪眼就是梦乡边界的起点。   17   我思念着,一面把忧郁卷入深深的孤独。你也在远方。啊,比任何人都更遥远。我思念着,一面放走小鸟,消除印象,一面埋葬各种灯光。   雾里的钟楼,多么遥远,简直在天上!抑制着叹息,磨碎黯淡的希望,做个无言的磨工,黑夜突然来到你身边,那远离城市的地方。   你的出现让我感到陌生,仿佛是个怪物。我思考,我走路,在你之前走很长的生活之路。我的生活,那比任何人都更冷酷的生活之路。面对大海,处于岩石中间的呼声,自由、疯狂地流动在海雾之中。伤心的怒火,叫喊,大海的孤独。满嘴脏话,粗野暴躁,指向天空。   你,女人家,算个什么东西?在那把大扇子上,你是扇骨,还是扇面?你总是像现在这么遥远森林大火!大火烧成了发蓝的十字架。燃烧,燃烧,窜出火苗,火星飞溅到树上。轰然倒下,劈啪作响。大火。大火。我的心带着火花的烫伤在跳舞。谁在呼唤?什么样的寂静会充满回声?思念的时刻,欢乐的时刻,孤独的时刻,种种时刻中的我那一刻!风唱着歌从喇叭里通过。大量的热泪激情集结在我体内。   挣脱了种种盘根的羁绊,冲破那道道波浪的阻拦!我的心跳动着,快乐,悲伤,没了没完。   我思念着一面把灯光埋进深深的孤独。你是谁啊,你是谁?   18   这里我爱你。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脱身而去。月亮在迷茫的水面上发出磷光。天天如此,时光总是互相追赶。   晨雾化做一些舞蹈人形。一只银鸥从落日上下来。间或有一条帆船。高高在上的星星。   间或是一条木船的黑色十字架。孤独一人。有时清晨醒来,连我的心都变得潮湿。远海传来声响,又传来声响。这里是个海港。这里我爱你。   这里我爱你。地平线也无法遮掩你。尽管处于这冰冷的万物中,依然爱你。有时这些沉重的船会载着我的吻驶去,从海上驶向没有到达过的地区。   我想我已被人忘却,犹如这些破锚一般。黄昏时分停泊,这些码头显得格外凄凉。我对这种饥寒潦倒的生活已经厌烦。我喜欢我没有的东西。你是那么地遥远。我的厌倦与那缓慢的暮色在争辩。但是黑夜来临,它开始为我歌唱。月亮转动起它那梦一般的圆轮。   借助你的眼睛望着我,那些最大的星星。因为我爱你,风中的松树,愿意歌颂你的名字,借助它们那钢丝针叶。   19   灵巧、漂亮的黑姑娘,使水果成熟的太阳,使麦粒饱满的太阳,使海藻弯曲的太阳,它让你的身体快乐,让你的眼睛明亮,它让你的嘴唇有着水纹般的微笑。   当你舒展双臂时,一轮焦虑的黑太阳卷动着你披肩发上的根根青丝。你同太阳嬉戏,仿佛它是一条小溪,它在你漆黑的眼睛里留下一泓秋水。   灵巧、漂亮的黑姑娘,没有什么能让我接近你。你的一切都让我离去,如同我离开南方一样。你是个蜜蜂般发狂的青年,你是因海浪而陶醉,你是谷穗生长的力量。   但是,我那颗悲凉的心依然在寻找你,我爱你快乐的身体,爱你无拘束的声音。黝黑、甜蜜、最后的蝴蝶,你像麦田和太阳,你像露水和芙蓉。   20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比如写下:"夜空布满了星辰,发蓝的群星在远方抖颤。"   夜间的风在空中盘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我爱过她,有时她也爱过我。   许多像今天的夜晚,我把她搂在怀中。在无边的天空下,我无数次地吻过她。   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过她。怎么没爱上她那专注的大眼睛呢。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想想我已经没有了她,失去她我会难过。   我感到夜空漫漫,没有她更加漫漫。诗歌落到心田犹如露水落到草原。   我的爱不能留住她又有何妨。夜空布满星群,她已不在我身旁。   这就是一切。远方有人在歌唱。在远方。失去了她,我打心底里不痛快。不痛快。似乎是为了接近她,我的目光在寻找她。我的心在寻找她,可她已不在我的身旁。   同是今宵使得同样的树木泛出白光。我俩,同是我俩,已不再是同样的我俩。   的确,我已经不再爱她,可是我曾经多么爱她哟。我的心声在寻找着和风,为的是能吹进她的耳中。   属于别人,她将属于别人。如同在我亲吻之前。她的声音,她那鲜亮的身躯。她那不可测的眼睛。   的确,我已经不再爱她,可是说不定我还喜欢她。爱情是如此短暂,可是负情却如此长久。   因为像今天这样的夜晚,我曾经把她搂在怀中。失去她,我打心底里不痛快。不痛快。   尽管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让我痛苦。尽管这或许是我为她写下的最后的歌。   绝望的歌   我在的这一夜浮现出对你的回忆。河水用自己固执的呻吟与海连接。   被抛弃的人儿如同晨曦中的码头。是离去的时候了,哦,被抛弃的我。   冰冷的花瓣雨点般洒落在我心田。哦,废墟之地啊,遇难者残酷的洞天。   在你身上经历过战火和起飞。   从你身上唱歌的鸟展翅飞去。   犹如遥远的距离,你把一切吞食下去。仿佛大海,仿佛时间。你的一切是海难!   有过欢聚与亲吻的快乐时刻。有过塔灯燃烧般的惊惶时刻。   驾驶员的焦虑,盲目的潜水员的怒气,对爱情的朦胧陶醉,你的一切是海难!   如雾的童年里,我的心长过翅膀,受过伤。浪荡的发现者,你的一切是海难!   痛苦缠绕过你,欲望纠缠过你,悲伤击败过你,你的一切是海难!   我曾迫使黑暗的大墙后退,也曾比欲望和行为走得更远。   噢,心肝,我的心肝儿,我爱过又失去的女人,在这潮湿的时刻,我呼唤你,要为你唱歌。 你宛若天然水池蕴藏过无限的柔情,而无限的负情像打破水池般地粉碎了你。   那是漆黑、漆黑的岛屿上的孤独,那里,可爱的人儿,你的双臂款待了我。   我如饥似渴,你是那可口的水果。那是伤痛和毁灭,你就是那奇迹。   啊,女人,我不知道你怎么能阻挡我进入你的心田,投入你十字形的怀抱。   在你的身上,我的欲望最可怕,又短暂,最颠倒,又沉醉,最紧张,又贪婪。   埋葬了许多亲吻,你的坟茔依然热火,被鸟群啄食的葡萄依然还在发火。   哦,那被咬过的嘴唇;哦,那被亲吻过的肢体;哦,那如饥似渴的牙齿;哦,那扭缠在一起的躯体。 哦,那充满希望与奋力的疯狂性爱我和你结合在一起,爱得尽竭全力。   柔情似水,轻如脂粉。那句话儿,欲言又止。   我的命运如此,我的愿望随之而行。我的愿望命中落空,你的一切是海难。   哦,废墟之地啊,你的一切都在逐渐倒塌,什么痛苦你没说过?什么海浪没淹过你?   从浪谷到波峰,你还在燃烧,歌唱。站在那里,好像船头上的一名水手。   你的歌声依然突出,你依然破浪而行。哦,废墟之地啊,那敞开、苦涩的水井。   苍白、盲目的潜水员,不幸的投弹手!浪荡的发现者,你的一切都是海难!   是离去的时候了,这艰难,冷酷的时候它限制了整个夜晚的时刻表。   大海喧闹的腰带环绕着海岸。冰冷的星星出现,黑色的鸟群徒迁。   被抛弃的人儿如同晨曦中的码头。只有那个颤抖的黑影在我手中扭动。   啊,离开这一切,离开这一切!是离去的时候了。哦,被抛弃的人儿!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中我不知何时爱上你出自第几页

如果真的是表达情感的话,其实这里面有一种爱慕之情,想靠近一个人、依偎在一起。

相关专题: 二十 情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