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荷马史诗中的经典句子 荷马史诗最经典的段落

雅典娜,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  
在父亲的门槛边脱去舒适的裙袍,织工精巧,由她亲手制作,  
穿上汇聚乌云的宙斯的衫套,扣上自己的铠甲,准备迎接惨烈的战斗。  
她把埃吉斯挎上肩头,飘着穗带,摇撼出恐怖;
在它的围沿,像一个花冠,停驻着骚乱,里面是争斗、力量和冷冻心血的攻战,  
中间显现出魔怪戈耳工模样可怕的头颅,看了让人不寒而栗——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兆物。雅典娜戴上金铸的盔盖,顶着两支硬角,四个突结,盔面上铸着一百座城镇的战勇。  女神踏上火红的战车,抓起一杆枪矛,粗长、硕大、沉重,用以荡扫地面上战斗的群伍,强力大神的女儿怒目以对的军阵。  
“父亲宙斯,瞧这个横霸人间的阿瑞斯,
杀死了这么多骠健的阿开亚战勇,毫无理由,不顾体统,只是为了让我伤心。
对他的作为,你,你不感到愤怒吗?
此外,库普里丝和银弓手阿波罗挑起了阿瑞斯的杀性
——这个疯子,他哪里知道何为公正——此时正乐滋滋地闲坐观望。  
父亲宙斯,倘若我去狠狠地揍他,并把他赶出战场,你会生气吗?”    
听罢这番话,神和人的父亲答道:“放手干去吧,交给掠劫者的福信雅典娜操办;惩治阿瑞斯,她比谁都在行。”

荷马史诗中的经典句子 荷马史诗最经典的段落

荷马史诗对英雄赞美的句子

《伊里亚特》里的每一个登奥德赛是史诗中最智勇双全的英雄。奥德赛的妻子场人物都表现出希腊民族精神的某一个方面;可是,阿为拒绝求婚人,提出让他们使用奥德赛的弓箭,结果求喀琉斯是这个民族的实质力量的总和。

天啊,我怎么办?在敌人面赫克托耳正是这样一个面对战争英勇无比的英雄。前逃跑是奇耻大辱,单独被擒更令人害怕,克罗诺斯之特洛亚一方只有他一人武艺超群,面对的却是一个强大子吓跑了所有的达那奥斯人。但我的心啊为什么要忧虑的英雄群体。是苟延残喘,还是为了荣誉直面死神?作这些事情?只有可耻的胆小鬼才思虑逃避战斗,勇敢的为统治者,他选择以死来为自己和家族、城邦赢得荣誉,战士在任何险境都坚定不移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对于阿基琉斯的描写的句子

第一卷开篇便以:“歌唱吧,女神!歌唱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愤怒”。从“愤怒”这个词我们可看出阿基琉斯性格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对个人的尊严和荣誉,不允许任何人有一点侵犯。这是在当时英雄时代的背景下形成的人生价值观,是阿基琉斯生存的本质要求,是人性中真实表现。阿基琉斯的第一次愤怒可看出他没有等级观念,更没有集体观念。所谓的权威,所谓的国王,他都不放在眼里,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作者首先愤怒战争发生的缘由,是由于阿伽门农俘虏了太阳神阿波罗祭司克鲁塞斯的女儿,不肯交还,从而给希腊联军带来了瘟疫。后来阿基琉斯要求他归还阿波罗祭司的女儿克鲁塞伊斯,他却夺取了阿基琉斯的女俘布里塞伊斯,从而引起了阿基琉斯的愤怒,退出战争。然后宙斯为了让忒提丝的儿子阿基琉斯获得荣誉,帮助特洛伊军队,使阿开亚人屡遭惨败。[2]
阿伽门农说阿基琉斯是“暴戾的典型”,但是他没有认识到他的所作所为真正伤害了一个英勇的战士。本来阿基琉斯是为了希腊联军的整体利益而去劝说王者,明知道会受到一些责骂,但他还是去做了。在受到巨大的侮辱后,才断然退出战争,后来不论希腊联军怎样溃败他都不予出战,这一举动充分地说明:对于一个英雄而言,荣誉和尊严才是最重要的,正是那个“英雄时代”人们应追求的人生价值。阿基琉斯在权力的压制之下,仍然不惧后果,直率、勇敢地要求自己的尊严和应该获得的荣誉,这是他人格中真实、纯真的一面,他像一个孩子一般任性和执拗。第二次愤怒是因为好友帕特罗克洛斯的死亡。对这样一个任性而为的英雄,我们很难想象他会有儿女情长的一面。当他听到好友的死讯后,“悲愤的乌云罩住了他的心灵”,偌大的身躯横倒在地。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尽管俄林波斯的大神已经兑现他的祈愿,但他却说:“这一切对于我又有什么欢乐可言”。所以他愤怒地回到战场上,赫克托耳杀死他最珍爱的朋友,是对他的侮辱。英雄的命运早已在神祗的各种预言中一一兑现,但是,尽管知道自己的命运,阿基琉斯仍然不顾双亲的担忧,回到战场找回自己的光荣。十八卷中就有如此描述:
“一旦死后,我将安闲地舒躺,但现在,我必须争得显耀的荣光。”至此他才意识到自己与阿伽门农的争吵只能帮助赫克托耳,于是他重新回到集体中。他在战场上是残暴的,甚至在杀死赫克托耳之后,对他的尸体百般凌辱,像一个孩子一样不依不挠。此时我们可以看到他有仇必报的性格,非常的率真。我们从另一方面看,他这是对友人的用情之深,他并非是一个残暴的人。虽然,在他杀死他的仇敌——特洛伊主将赫克托耳之前,他曾拒绝了赫克托耳关于两人之中的胜者将交还对方尸体的建议,发誓不管有多少赎金,也要将赫克托耳的尸体喂狗。但是在普里阿摩斯只身潜入军营,要取回赫克托耳的尸体时,“老人一番诉说,在阿基琉斯心里催发了哭念父亲的激情。他握着老人的手,轻轻地把他推开;如烟的记忆,笼罩在他俩的心头。……阿基琉斯则时而哭念他的父亲,时而悲悼帕特罗克洛斯的死亡;悲戚的哭声在营棚里回转。
当卓越的阿基琉斯流够了辛酸的眼泪,恸哭的激情随之离开了肉体和心灵,他从座椅上起身,握着老人的手,把他扶站起来,看着他灰白的须发,心中泛起了怜悯之情。”他想到了自己的老父亲,佩服老人的勇气,感动着老人的爱子之情,所以让老人带走了赫克托耳的尸体,并且答应休战十二天。我们可以看到他人性中温和、善良、尊重老人的一面,这都是纯真人性不可或缺的部分。黑格尔说:“阿基琉斯是个最年轻的英雄,但是他一方面有年轻人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有人的一些其他品质,荷马借种种不同的情境把他这种多方面的性格都揭示出来了。”“关于阿基琉斯,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人!高贵的人格的多方面性在这个人身上显出了它的全部丰富性,”他是一个直率而多情的“英雄时代”的希腊式英雄。

相关专题: 史诗 荷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