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局外人的经典深奥句子 局外人的经典语段


First
独钓寒江雪。
他就这么孑然而立,于一片雪景中撞进她的视线。天降小雪,他撑一把黑色伦敦伞,站在路灯下,垂手插在裤袋里,澹然若定,侧颜线条凝浓分明,一个抬眼,整个空旷寂寥的世界顿时都在他背后化成零落背景,群山苍茫,飞鸟绝迹,整个画面阔达苍凉,只有他是唯一近景。
Second
即使很多日子过去以后,简捷也不得不承认,唐宇痕的淡漠气质无人可及,他就站在那里,不远不近,事不关己,置身事外,一切在他眼里仿佛都只是公事而已,她不知道他的兴趣点在哪里,不知道有什么事可以让这个男人动容,她只知他是完美的局外人
而她也不会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个男人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会给她多大的错觉。隐在清冷面貌下的华丽与美,一旦释放,会是怎样的惊心动魄。是要到那个时候她才最后知,若非早已对她死心塌地,这些年来他如何能做到心无旁骛。
Third
唐宇痕把白掌放在了桌子上,抬手摸了摸它心形的叶子,一层冰花化了水,一滴滴落在他手上,触感温润,在灯光下折射出晶莹的色泽,让唐宇痕失了一秒钟的神,想起简捷说话时一贯晶亮的眼睛。
他忽然慢吞吞地吐字道:“我对她,其实不是喜欢。”
“什么?”
此时摘了眼镜,唐宇痕的眼神迷蒙一片,远远看去,好似覆着一层水光,透明、深邃、惊心。
骆名辉只听见唐宇痕慢吞吞的声音响起来:“……我只是,对其他女人,都没有兴趣。”
Fourth
唐宇痕把手里切好的蔬菜递给她,笑容很温和,局外人似的阐述一个事实。
“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我。”
他懂她的。
其实她一直是在爱同一个人,就是爱一个如何得不到的人。
温情的感情,她从来不要,不是她不屑,根本是她不会,以及不能。
因为事实的真相是,她这一辈子,从未得到过太多温情,多到可以有勇气换一个人去爱的地步。
Fifth
“我原本还以为,每一份感情都会在自身层次实现均衡。”
唐宇痕唇角一翘,“不要有希望,就自然不会有失望,结局无非就是均衡,它表明一切上升或者坠落或者旋转或者破碎都会有一个优雅的终点,这样才是最好。”
田小叶觉得这个男人不可思议,“我在读书时听过,捷克最感人的情话是‘styska se mi po tobe’。”
唐宇痕顿时就笑了,“也就是法语里所说的‘j’ai la nostalgie de toi’,是吗?”
“对,”她莞尔,“意思是‘我不能承受你不在身边的痛苦’,所以我觉得你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因为你太放得下了,也太自控了。”
Sixth
她让他失去爱人的自由。
是他过不了的那个人,使他不能看到自己,亦不能爱自己。
不说。是一种沉默去爱的转换方式。会生出另类的快感。
如同城国顷刻湮没一如庞贝,一如巴比伦,一如锡安。
只有如此,自此方才能再无恐惧和心慌和绝望,镇得住世景荒芜,敌得过心境苍凉。
Seventh
唐宇痕是细致的流沙,随时可进也随时可退,进时如尘暴席卷让人无法抵挡,退时如精致沙粒留下摩挲质感。没有规则,随时可变。想要触碰他,很可能最后反而会被他侵染。
Eighth
多年前她一直惊慌于如果没有唐易这个命题,多年后她终于直面了这个现实。旧人离去,新人而来,纵然生命里失去的人终于比留下的要多,但终于还是有人留下了。
就在这个深夜,简捷躺在阴冷的床榻之上,抬眼见遍地云影沉浮无所谓过去未来,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流泪了,哭得不知所措,蜷缩起来。
有谁知道,这些年来她一路行来走得一直都是那么举步维艰。
Ninth
“唐宇痕,”简捷擦干眼泪,转身看着她,没有了以往的嬉笑打闹,声音淡得出奇:“唐宇痕,有些事,我做了的,你不要做。”
唐宇痕笑容清浅,看不出内心痕迹,“哦?”
“喜欢一个人而不得,这种感觉我经历了整整八年,八年抗战才八年,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所以我这个人,已经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未来我会变成什么样。”
她看着他,她的表情很真诚,“唐宇痕,你值得更好的。你有好名声,也有好条件,应该找个好女人结婚恋爱,谈一场没那么辛苦的感情。”
Tenth
唐宇痕的酒店公寓里,简捷席地坐在铺着羊绒毯的地板上,唐宇痕拿来两罐啤酒,递给她一罐,拉开罐环,听见气泡冒出的声音。
唐宇痕喝了一口啤酒,微微笑了下,“说出那样的话,会有一点委屈吧?”
“什么?”
“为了让父亲心安,而和一个你不爱的人做契约情人,是会有一点委屈的。”
简捷眉睫一颤,心底一闪而过一股温暖而细微疼痛的感觉。
这个人,眼前这个人,从相遇以来,一直都是把她放在第一位的。放下身份,放下工作,放下生活,陪她一路走来,教会她所有她不会的,给了她所有她需要的,甚至到了这一刻,他也没有露出过一分半点被伤过的痕迹,只考虑了她会不会委屈,会不会难过。
人,是应该向前看的。
“唐宇痕,”她忽然叫住他,抬起手里的啤酒和他手里的碰了碰,晚风中有一点醉意,让她有勇气问出一句话:“……不如我们,也认真试一次?”

局外人的经典深奥句子 局外人的经典语段

《局外人》里哪一句话最经典?

在我看来最经典的话应该是:既然只有一种命运选中了我,而成千上万的幸运的人却都和他一样自称是我兄弟,那么,他所说的上帝,他们选择的生活,他们选中的命运,又都与我何干。

《局外人》经典对白

1:不知道为什么,尹湛贴满胶布的脸庞,满满地写着落寞,他依旧只是在静静地擦着药棉。

  “江尹湛……我去……没关系吧……”

  “……如果我说有关系……你会不去吗?”

  “什么……?”

  “如果我说有关系……你会不去吗?”

  “……不会。”我口中短促有力地迸出两个字。

  尹湛低下头,无声地笑了……他居然笑了,我一眼扫到了他口袋外悄悄探出一角的小蛋糕,虽然无限担心这小蛋糕的命运,但想到天空现在的处境,想到在他身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简直一秒也没有办法在这里待下去,所以再无任何迟疑地向校门口狂奔而去。
  2:“去天空那里。”尹湛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地说,“我一直喜欢的就是本色的你,你看,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扎头发,也没要求过你该怎么说话,该用什么语体……我喜欢的,一直就是本来的韩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韩雪……”

  我的眼睛模糊了,朦胧里摇晃着天空低垂的头,他在流血,不停地流血……

  但是尹湛,他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我用力擦干眼睛,直视着他,问道:“江尹湛,你叫我什么?”

  “韩雪。”

  “那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韩雪。”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我气结,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沉默着……接着听到他俩同时的叹息声。

  3: “你是我至死也得不到的人。”尹湛忧伤地答道。 “如果我的人生可以分成十份,雪儿就占了十份;如果把我的人生分成一百份,雪儿就占了一百份;如果把我的人生分成一千份,雪儿就占了一千份。江尹湛如果没有了韩雪儿,就什么都没有了,她就是我的全部啊。”

  4:“干吗?”

  “你拿着吧。”

  “我为什么要拿着这个……?”

  “和解的礼物。”

  “……”

  “这不是表白,不用那么奇怪地看着我。这只是和解的礼物而已。最近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为什么突然……为什么突然这样?”

  “没什么,只是路过,想看看你学习的样子……我走了,你回去学习吧。”一边说着,他一边轻轻用手掌抚过我的脸……我静静地从他手中接过学生证,又看了看他那张鲜活淘气的面孔。

  “你……你该不会在搞什么花样吧?”

  “傻瓜,我能搞什么花样。这东西你要好好保存哦。”

  “你该不会突然就这么走了吧?”

  “你觉得我像在说谎吗?”

  “不是……”

  “那就行了 ^-^”

  “你要去抽烟了?”

  “嗯,待会儿见。”

  “……”

  “韩雪。”

  “……怎么?”

  我看着手中学生证上尹湛的脸,忍不住抬起头来又看看他。尹湛又一次伸出手来,轻触着我的脸,直直地盯住我。

  “韩雪理。”

  “啊,怎么了?”

  “我多高……?”

  “什么?”

  “我的身高多少?”

  “180……”

  “兴趣是什么?”

  “高尔夫。”

  “喜欢的颜色?”

  “蓝色。”

  “血型?”

  这臭小子到底是中什么邪了,他究竟想干吗啊?

  “A型。”

  “梦想?”

  “接手爷爷的公司。”

  “那么,我的名字是?”

  “江尹湛。”

  “……”

  “江尹湛……你记住,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你不会走的……”

  “没错,是我亲口对你说的……”

  5: “净平中学3年级2班的韩雪理,大概,没有人不知道她吧……”

  这家伙……不会吧……该不会是……不会真的……

  “是的,这个女孩,就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爱上的女孩……一个我到死也不会忘记的女孩……”

  江尹湛……那么,就是为了这个,你刚刚才对我说了那些意味深长的话……你不是说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吗……你不是说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整理好了吗……

  “对不起……”

  不知费了多少力气,他才袒露出这一句话,带着一丝隐忍的痛苦,接下来是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沉默。

  “可是,无论我怎么做……我心中的那个家伙,它一直就这样活着,可能到死它都会陪伴着我……看来我无法实现那个诺言了……我和那个女孩的诺言……”

  ……

  “最后,把这首歌送给这个女孩……或许,它无法完全代表我的心意,但是……当这个女孩和我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我会生气;她哭的时候,我会生气;她笑的时候,我也会生气;她痛苦的时候,我还是会生气……我真是太差劲了,我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混蛋……我和她的那个约定,我一次也没有做到过。” “小乞丐……给我好好活下去……或许,万一……或许万一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心中的那个家伙死掉了的话……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英俊帅气地重新回来,回来好好欺负你……旁边挽着一个漂漂亮亮,金发碧眼的外“江尹湛……”

  “……”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除了是机场还能是哪儿,我能听到那边传来的机场广播。

  “你真的打算这样?”

  “你好。”

  “你不是已经告诉我说不走了吗!!!!!!!!说好我俩中午见面的呀!!!!!!!!!!你还说你没说谎!!!!!!!!说什么只是要去抽烟!!!!!!!!!!!!!!”

  我听见自己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尹湛沙哑的声音,终于在我耳边缓缓响起。

  “韩雪……”

  “不是说好要三个人一起逃走的吗……不是说三个人都要幸福的吗!!!!你不是说要带我逃走的吗!!!!!!!!!!!!!!!!!!!”

  “……”

  “你那个时候不是抓住我了吗……在机场抓住我,让我没办法走……这次你为什么不给我同样的机会!!!!!!!!你抓住了我,为什么我却没办法抓住你!!!!!!!!!!你就这样坏!!!!!!!!!!你就想这样一个人逃走了吗?!!!!!!!!!!!!!!”

  而电话另一头,传来尹湛拼命压住呜咽的声音,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终至整个电话线里都只剩下那个人揪人心肺的哭泣,我再也无法承受,张开嘴,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三个人之中,为什么终究要有一个人受到伤害呢?为什么我们要面临这么残酷的抉择??

  “不是说好,要三个人一起逃走的吗……尹湛,尹湛啊……说好我们三人要一起创造一个幸福的家园的,不是吗……你就这样一个人走了,这怎么可以……一句话都没有,这怎么可以……不管你怎么发火,怎么痛苦,你不可以这样的啊,尹湛……你不可以这样的啊,尹湛……”

  “你要好好的……”

  “江尹湛!!!!!!!!!!!!!!!不要挂!!!!!!!!!!!!!!!!!!”

  “我的身高不是180,是182.5,兴趣不是高尔夫,是骑车;喜欢的颜色不是蓝色,是白色;血型不是A型,是O型……”

  “……”

  “我的梦想不是经营公司,是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

  “……”

  “白痴……除了我的名字……你居然对我一无所知……”

  “求你了……”

  “记得……要笑。”

  嘟……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记得……要笑。” 国大美女老婆……回来看你是不是还好好活着……”

相关专题: 局外人 深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