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诛仙小说里经典句子 诛仙里的经典句子

诛仙》中最经典精彩的一段文字

最经典的画面,无疑是碧瑶为救张小凡不惜生命迎向诛仙古剑

痴情咒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忽地,天地间突然安静下来,甚至连诛仙剑阵的惊天动地之势也瞬间屏息……
那在岁月中曾经熟悉的温柔而白皙的手,出现在张小凡的身边,有幽幽的、清脆的铃铛声音,将他推到一边。
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爱的爱人,轻声而颂: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
她站在狂烈风中,微微泛红的眼睛望着张小凡,白皙的脸上却仿佛有淡淡笑容。
那风吹起了她水绿衣裳,猎猎而舞,像人世间最凄美的景色。
张小凡的心沉了下去。
突然,他张开了口狂呼却被狂风逼了回来,他疯了一般跃起扑向碧瑶却被神秘气息弹开,血红的双眼中流出了红色的泪,淌过他的脸颊。
那个风中的女子,张开双臂,向着满天剑雨,向着夺尽天地之威的巨剑。
……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
剧烈的狂风突然转了方向,变成了围绕在碧瑶身边的巨大旋涡,那个婉约而美丽的女子被狂风推上半空,迎着那七彩流转的巨剑。
她是那一刻,天地间惟一的光彩!

--------------------------------------------------------------------------------

看到的人是你啊

寂静的石室中,隐隐有悲泣之声,轻声哽咽:
“你为什么这么傻……我还没有对你说,我在那口古井之中,看到的人是你啊!……”

陆雪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就在他身旁,看着她飞的方向,肯定是要撞到坚硬的石门之上的。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个清艳女子的脸庞之上,竟没有丝毫的惧色。
在这个天旋地转的瞬间,在这个生死就在须臾的关头,她身不由己地飞向死亡,可是,她的脸上,竟没有一丝的伤怀,没有一丝的恐惧。
仿佛就像是夜晚的昙花,在殷红的鲜血点缀着的她的身影,在远方惊骇的惊呼声中,在鬼厉,不,是在当年的张小凡面前,她忽然笑了。
苍白的笑容里有从未出现的温柔,在如此凛冽的风声之中,她的唇轻轻开合,凝望着身边的人。
有四个字,穿过了风声,穿过了鲜血,更像是穿过了岁月时光,在十年间轻轻徘徊,然后,萦绕在他的耳边,回荡在他的深心。
“你,回来吧……”
她闭上了眼睛,身子仿佛也突然一沉,眼看着,要离他而去,就像是最后的力气,也随着那四个字说完而消失。
黑发飘起,在风中微微遮住了她白皙脸庞的一侧,那女子随风而飘,嘴角,却似乎还有淡淡的笑容。
但是是什么,回荡在深心里如此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世间的所有纵然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那白色的身影……
怎可以放弃?
怎可以舍弃?
他的喉间有低低沙哑的吼叫,在莫名的泪光中他挣扎着,在激烈的凛冽风中他挣扎着,伸出手去,伸出手去,伸出手去……
紧紧,抓住!
就像是十年前,死灵渊旁,无数乱石如雨中,那白衣女子不顾一切向他而来,抓住了他的手一般。
紧紧,抓住……
在他最后的神志消失之前,他用尽全身力气把那个女子向自己拉来。
前方,是只剩一尺的石门缝隙,而石门中的金光,此刻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黑暗。
有淡淡的温暖,在他的手心。
他闭上了眼睛,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像是十年前一样,淹没了过来,吞没了他们。

--------------------------------------------------------------------------------

一只冰凉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抚过张小凡的发梢,仿佛梦语一般的声音,在这个风雨之夜,低低地道:“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

“轰隆!”雷声仿佛震裂了夜空,震碎了心魄。狂电闪处,风雨呼啸之中,冰冷雨花如妖魔一般狂舞时分,那一张温柔的脸,那一双温柔的眼,如幽梦中最甜美的身影,陪在身旁。

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张小凡,又仿佛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

话声越来越轻,渐渐消逝。风雨更狂,那身影这般柔弱,若风中受伤的小草,摇摆不定。张小凡心头恍惚,如梦似幻。

夜色黑沉,苍穹无语!

--------------------------------------------------------------------------------

竹林

碧瑶一怔,看了他一眼,张小凡微微苦笑,道:“没关系的,现在不会有人来,你陪我说说话吧。”

碧瑶笑颜遂开,点头道:“好。”

可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人彼此注视,却居然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隐隐有些尴尬。

半晌,碧瑶嗔道:“呆子,你说话啊。”

张小凡抓了抓脑袋,但脑海中一片空白,实在不知道对着这个美丽女子,该说什么才好。正好眼角余光向旁边看去,见不远处地面倒着一根粗大的黑节竹,多半年月太久腐朽而落,便走了过去,呐呐道:“你坐吧。”

碧瑶噗哧一笑,如鲜花绽放,清丽无双,走了过去,正要坐下,张小凡忽然拉住了她,道:“你等等。”

碧瑶一怔,道:“怎么了?”

张小凡仆下身子,用袖子在黑节竹上用力擦了擦,擦出一片干净的地方,然后起身,也不看碧瑶,低着头道:“你现在坐吧。”

碧瑶收起了笑容,嘴角动了动,一双明眸只望着张小凡的身影,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坐下,随即拉了张小凡一下,道:“你也坐吧。”

张小凡脸上一红,道:“我,我坐地上就可以……”

不料碧瑶用力一拉,把他拉过来一起坐在竹子上,嗔道:“叫你坐就坐呀,坐地上干什么?”

张小凡尴尬一笑,只觉得身边隐隐幽香,淡淡传来,从鼻端之飘了进去,到了自己的深心。忍不住他转头向她看去,只见碧瑶也正注视着他,眼波如水,说不出的温柔之意。

从来不曾发觉,甚至连当初他们二人被困在死灵渊下滴血洞中的时候,张小凡也没有觉得自己与她这般的接近,半晌,他忽然道:“碧瑶。”

碧瑶微笑道:“怎么了?”

张小凡凝视着她,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碧瑶怔了一下,慢慢把目光移到自己身前的土地上,脸上仿佛也飘起了淡淡迷惘,道:“是啊,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

他们二人的头顶之上,竹叶在山风中轻轻摆动着,仿佛也在轻轻诉说着什么。

“我的家室,还有以前的事,你都知道了吧?”半晌,碧瑶幽幽地道。

张小凡轻轻点头,道:“是。”

碧瑶缓缓道:“我自小娘亲就不在了,爹爹又忙于圣教宗派的大事,很少有时间管我,周围人看着我爹的脸面,从来都是对我笑脸相迎、曲意奉承。”

张小凡沉默了片刻,道:“你爹其实还是很关心你的。”

碧瑶点了点头,道:“是,可是我以前都不明白,直到遇到了你之后才知道的。”

她凝视着张小凡,静静地道:“小凡,在滴血洞中的那段日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的声音,此刻听来,仿佛也有些幽远:“原来在黑暗里,就算在快死的时候,我也可以找到个人依靠的。”

张小凡心中感动,却不知该说怎么才好。

一只如玉般的手伸了过来,碧瑶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从她柔软的肌肤上,传来淡淡的温柔。

她从怀里拿出一片手帕,轻轻擦拭着刚才张小凡为她擦竹子时,袖口上留下的污渍。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她抬起头,凝视着张小凡的眼睛,轻轻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那一刻,全世界的声音,忽然都消失了。

只有这美丽女子温柔的眼波,簇拥着他。

多少年后,你回首往事,还记得当年,曾有人对你,低声诉说心语么?

那因为年轻带着天真有些狂热的话语,你可曾还记得么?

就象深深镂刻在心间、不死不弃的誓言!

你有没有张开双臂,将那心爱的人,拥抱在怀里?

--------------------------------------------------------------------------------

我不愿

玉清殿上,有她低沉却似斩钉截铁、断冰切雪般的声音:
“我不愿!”
鬼厉转眼向她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陆雪琪淡然的脸色,和眉宇间悄悄的一丝笑意。他心头忽地一阵激动,彷佛从深心中腾起的激动,竟然连身体也轻轻发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跟我走吧!”

鬼厉缓缓转过头来,目光落到了站在一旁的小环身上,小环明亮的眼却丝毫没有畏惧神色,迎视着他。

鬼厉看了她半晌,又看了看周一仙,最后目光回到了小环身上,忽然嘴边浮起淡淡一丝笑容,低声道:“你长大了。”

那久违的笑容,突然出现,仿佛一缕春风融化了些许冰雪,不过,却只是一拂即过,待小环回过神来的时候,鬼厉已经抱起猴子小灰,向西而去。周围的人或远随、或近跟,渐渐的也消散了大半。

不知怎么,小环心头忽然一阵莫名的惘然,默然向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望去,只见远远的仿佛有人群簇拥着他,但却并无一人敢接近,除了在他肩膀的那只猴子。

便是那身影,仿佛也有几分萧索。

她默默看着,怔怔出神。

--------------------------------------------------------------------------------

.与九尾天狐

“这个,”鬼厉看了看手中的玄火鉴,送了过去,“还给你吧,本来就是你儿子的东西。”

九尾天狐一怔,忍不住抬眼多看了看他,慢慢将玄火鉴接了过来,在手中把玩了几下,忽地道:“你知不知道这玄火鉴乃是天地世间的无上神器,万火之精。如能真正掌握它的力量用法,再配合你在玄火坛中见到的那个‘八凶玄火法阵’,直有毁天灭地的奇威。”

她微笑着,看着鬼厉,道:“就算这样,你也把它还给我?”

鬼厉淡淡地看了看她手中的那件宝物,沉默了片刻,缓缓转过身去,低声道:“我要它做什么,我要毁天灭地做什么?我要的,它又不能给我……”

...........

鬼厉面无表情,慢慢抬手,黝黑的噬魂出现在他手上,黑色的棒身夹杂着隐隐的血丝,安静地躺在他手掌之上。

那仿佛早已经是他身体一部分的熟悉之极的冰凉感觉,在他的身体里缓缓游动。

“你说的这件天地间第一邪物,不知道已经救了我多少次性命!”鬼厉淡淡地道:“你说我只有丢了它才能安稳地活下去,却不知道如果没有它,我根本就活不到今日。”

他抬头看向九尾天狐,目光冰冷,道:“而且,你有一件事说错了。”

九尾天狐看着他,笑了笑,道:“什么?”

鬼厉道:“你说它乃天地间第一邪物,其实不是的。”

九尾天狐眉头一皱,道:“你说什么?”

鬼厉冷冷地,不带一丝感情地道:“天地间第一位的邪物,不是它,而是……”他用手,往自己的心口一指,冷冷地道:

“人心!”

九尾天狐怔住了。

--------------------------------------------------------------------------------

东海夔牛

张小凡何尝不知道这奇兽太过强横,与之为敌有死无生,不料在这天地变色,风云变幻的那一刻,在那凶恶巨兽之前,那一个身影这般脆弱的女子,却对他焦急的呼喊:你快走……
风,吹在了脸上仿佛深心处里,有什么东西澎湃而激动!
那从小熟悉的身影容颜,就在你的身前,过往岁月中镂刻心间的时光,在那一可翻涌不息。
是什么让你痴狂,是什么让你痛楚?
想起了滴血洞中那个伤心的骷髅?
想起了火龙洞下一起跃入岩浆的妖狐?
他深深吸气,深深呼气,天地世间,一片安静。
握紧了烧火棍,咬紧了牙关,那一个少年身影,冲了上去。
就这么冲了上去,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闯近了巨兽与田灵儿之间,张开双手,大声吼叫,如赴死的战士,如悲哀的英雄,与烧火棍幻化一体,仿佛八百年的时光,又再重现!
心碎是为了谁?
疯狂是为了谁?
夔牛狂怒的嘶吼声中,他也在大声吼叫,烧火棍燃烧起从未出现的盛光,仿佛是以生命为柴的火焰,熊熊焚烧!
轰隆……
天际,有惊雷响过,震动苍穹!
张小凡双膝一软,七窍都流出了殷红的血来,悄悄滑落,滴在烧火棍上。
惊呆的田灵儿忽然身子一轻,整个人向后飞去,却是田不易终于赶到,将她拉出,带田不易急切回头,赫然只见,张小凡已经被夔牛压在了身下。
夔牛向天嘶吼一声,巨大身躯腾空而起,巨大单足直向张小凡踩去,这威势之大,在场之人无不心惊,连田不易也脸上失色。
张小凡重重喘息着,全身的骨骼仿佛都要碎裂一般,慢慢抬头,满目之中,都是天空中那片压下来的黑暗!
当!
不知道,是谁失手掉落了手中的兵器?
又是谁在黑暗中绝望惊呼?
一道金色的、庄严的光芒,悄悄迸发,伴随着一道青色的光芒。
握在少年手中的烧火棍上,无数细微的血脉一般的红色血丝,突然一起发亮,阴影之下,仿佛燃烧生命一般的鲜血流淌着!
金青交织的光芒,赫然从烧火棍绽放,映亮了他的脸庞,缓缓在他身前,就在烧火棍顶端那颗青色的噬血珠上,现出了一个佛家真言:“”
随即,仿佛就像与这个真言共生一般,在:“”字的底盘,隐约着又出现了一个青光闪烁的太极图案。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除了夔牛!
那狂怒的巨兽,已然势不可挡地踩下,逃避不了的少年,面临死亡的少年,伸出双手,向上抵挡。
时光,仿佛停止了片刻。
天地萧萧,黑云又复沉沉。
有冷风,轻吹过,有落叶,纷纷落。

--------------------------------------------------------------------------------

天琊

一声锐响,在黑夜里突然响起,远远回荡开去。

天琊神剑出鞘,在黑暗里绽放出灿烂光芒。白色的身影随之腾起,在半空中接住天琊,凛冽的山风霍然席卷而上,伴着那白色身影,在望月台上,开始了美丽到不可一世的剑舞。

秋水如长天落下,化做无边银河,在纤纤素手中婉转腾挪,在黑夜里欢畅奔流。时而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眷恋那绝世容颜;时而又散做漫天繁星,闪闪发亮。

陆雪琪就在这望月台上,深深咬住了唇,闭上了眼,身子仿佛随风飘荡,如飘絮,如冷花,舞出了这世间凄美的身姿。

她化作白色浮光,用尽了所有气力,脸色那般苍白,仿佛还看到淡淡汗珠,可是她竟然还不停下,也许身体倦了,才能忘却所有!

所以她舞着,舞着,夜色里那道身影,幽幽而美丽……

“叮!”

轻轻的一声脆响,天琊神剑缓缓的从手中落了下来,那锋锐的剑锋根本无视坚硬的岩石,如刺雪一般,无声无息地刺进了石头之中。

灿烂而美丽的白色身影,渐渐低伏,黑暗悄悄涌上。

谁在黑暗中,低低喘息?

有水珠,轻轻滴下,落在石头上,许是疲累后的汗水?

她轻轻的喘息着,喘息着,然后慢慢的平静下来,目光抬起,却有淡淡的惘然。

不知何时,她舞到了望月台的后边,眼前是一片竹林,在她面前的,是纤细而温柔的泪竹。

淡淡微光下,一点一点的泪痕,像伤了心的女子。

她怔怔地看着,然后忽然笑了出来,无声地笑着,仿佛还带有几分苦涩,随之也不顾地上尘土,不顾身上洁白衣裳,背靠着泪竹,坐在了地上。

抬头,望天!

苍穹无垠……

--------------------------------------------------------------------------------

三尾妖狐与白狐

白狐抬头,彷佛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是真的不行了,但你不必枉死,而且你有玄火鉴在身,等一下他们冲下甬道,你驱起火龙,逆冲而上,他们大惊之下,未必便挡得住你。你、你还是……”

三尾妖狐,张小凡眼中那个柔媚的白衣女子,此刻凝视着手中的玄火鉴,未几,忽然有一滴泪珠,悄悄滴落在玄火鉴上,片刻之后,化做白烟,袅袅升起。

原来,狐狸也是有泪的吗?

原来,妖孽也是有情的吗?

张小凡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三百年了,大哥。”她低低的、哀哀的道:“整整三百年了,从我修道小成那日,在”狐歧山“遇见了你,从那以后,我就跟你走了。天涯海角,六合蛮荒,从此暗无天日,从此日夜担忧,被人追杀。

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的……”

那个柔媚女子,此刻眼中已满是晶莹泪水:“可是今天,为、为什么你还要叫我走?”

白狐低下了头,同时张小凡注意到它的身子,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激动的缘故,开始缓缓地颤抖起来。

“大哥!”

那个柔媚的女子,忽然大叫了一声,这声音竟是如此凄厉,白狐迅速抬头,张小凡也被她吓了一跳,转头看去。

那个形状古拙的玄火鉴,被她轻轻放在胸口,贴着她温柔起伏的胸膛,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白狐全身都抖了起来,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硬撑起了上半身,嘶声喊道:“不……”

“砰!”

一声闷响,却如同打在了张小凡的心上,他站在那个柔媚女子的身后,生生地看着她原本柔和的背,透出了玄火鉴的光芒。

一点、一滴,汇聚成炽热的光束,贯穿了她温柔的躯体。

周围的世界,所有的声音,在那瞬间,突然都变得这般遥远了…



所有的杀伐,心中的执着,都慢慢的退去了。

少年的眼中,只有殷红的血,从那温柔美丽的身体流出,滴到地上,化做鲜艳的红色的花,再慢慢的渗入岩石。

血红之地,永不褪色!

她无力地倒下,倒在白狐的身前。白狐口中发出了嘶哑的呼喊,可是张小凡听不懂它在喊着什么,只看到白狐嘶喊着,全身抖动着,挣扎着向前爬去,爬向前方不远处那个脆弱的垂死身躯。 可是它竟是如此的衰弱,挣扎了半天竟只爬出了半分。

张小凡忽然冲了过去。

他冲了过去,那一刻,他似乎忘却了所有。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那个重伤的柔媚女子的身体,放到了白狐的面前,然后默默地退后一步,站在他们的身前。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那个甬道之中,再一次传来了呼啸之声,随后一声巨响,从那甬道里掉落了一个东西,枯黑乾涩,但张小凡却分明认得,那便是曾经困住他的巨大触手的一部分。

他怔怔回过头来,注视着前方那两只狐妖。

白狐抓住了柔媚女子,全身都在剧烈抖动着,它曾经美丽的皮毛,此刻,却几乎是以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地枯萎下去。

“你……”他嘶哑着声音,彷佛每说一个字,都撕裂了自己的心。

柔媚女子,那个被人们叫做三尾妖狐的妖孽,她的脸苍白如纸,没有丝毫血色,却意外地依然温柔如许,彷佛垂死的恐惧、撕胸的疼痛也丝毫不能将她左右。

直到此刻,她依然温柔地看着白狐。

“大哥,如今,你就不能叫我走了吧!”

白狐哽咽不能成声。

她抬手,彷佛想要抚摸他,但伸到一半终于还是掉落了下来。她的鲜血,染红了白狐的胸口。

就连她的声音,也慢慢的,低了下去。

“大哥,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她合上了眼睛,再没有睁开。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

你长大了

--------------------------------------------------------------------------------

“你,回来吧……”

参考资料: ://hi./jiujiu99/blog/item/4a324a4ae63d09f7efce.html

诛仙小说里经典句子 诛仙里的经典句子

寻求诛仙小说中一些很好的句子

、“这世上,只有碧瑶一人真心对我的!”“为了她,我就是死了,又算什么?”、芳心苦,忍回顾,悔不及,难相处。
 金铃清脆噬血误,一生总被痴情诉。
 铃铛咽,百花调,人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痴情只为无情苦。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负。
 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什么正道,什么正义?你们从来都是骗我,我一生苦苦支撑,纵然受死也为他保守秘密,可是,我算什么!……
、“老七!” “师父!”、“老七,是哪个家伙竟如此伤你,难道胜了还不够吗?!”、“你为什么这么傻?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在那口古井中看到的,是你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个少年,手持一根烧火棍,孤独地面对整个世界。、九天玄刹 化为神雷 煌煌天威 以剑引之!、“你要我死,一句话就够了。” 挺累的。。。

诛仙中最经典的句子(诗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
天涯路,从来远; 儿女意,向来痴。
天高海阔八万丈, 芸芸众生尽匍匐。
星万点,月上明; 苍天冷,冷如霜。
可笑万物如刍狗, 谁为覆雨谁翻云!

小松岗,月如霜,
人如飘絮花亦伤。
十数载,三千年,
但愿相别不相忘。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铃铛咽,百花凋,
人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

芳心苦,忍回顾,
悔不及,难相处。
金铃清脆噬血误,
一生总……

相关专题: 很好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