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经典句子 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讲了什么

《罗生门》本身是一个来自佛教禅经里面的故事。讲的是在一个战争年代,一个农民破产了,只好拿起刀来,决心作强盗。但是他力弱胆小,并且总是有些有愧于心。一天,他到一个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役的城墙上去,那里到处都是死尸,他想找到一些财物。结果他竟然发现有一个老妇人衣衫斓缕正在从一个年轻女子的死尸头上拔头发。他冲上去说你这个没人性的,竟然对死尸也不放过。老太婆说她只是想用这些头发做个头套卖钱谋生罢了。“而且,你以为她生前是个善人吗?她可是把蛇晒干了当成鳝鱼来卖。”“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生存啊!”。于是,强盗大悟了,既然是为了生存,还有什么不可以的?于是,他就抢了老太婆的衣服走了。

===============================================

《罗生门》(芥川龙之芥)原来的出典是在平安朝的故事集《今昔物语》里。

《今昔物语》 日本平安朝末期的民间传说故事集,以前称《宇治大纳言物语》,相传编者为源隆国,共三十一卷。包括故事一千余则,分为“佛法、世俗、恶行、杂事”等部,以富于教训意味的佛教评话为多。

===========================================

1、在芥川龙之芥的原著小说里,罗生门作为一个标志性建筑,代表“人间地狱”。原来的京都(KYOTO)里面有这么一道真正的门,据说是魔鬼消失之门。毁于战乱。

2、://cnbuddhism/cidian/Print.asp?ArticleID=6
上面有今昔物语的详细介绍。

3、今昔物语应该是一本“佛教说话集”,佛教确实起源于印度,再经由中国传到日本,但是这个和“今昔物语”里面罗生门的典故应该没有矛盾,因为“罗生门”这个词语,可以起源于日本,再作为佛教用词流传到亚洲各国。这也可以看做文化的一种生存发展方式。中国也有很多并非起源于印度的佛教典故啊。我又想了一下,也有可能,是传说误把今昔物语讹为佛经,其实它只是个佛教(或者鬼神,因为里面日本篇里也有提到阴阳师这样的人物)故事集锦。

4、至于“罗生门”的典故是否是教人作恶,我想可以从两个方面去思考。一是,在民不聊生的社会形势下,对于“恶”的不同解释;二是,这只是一个关于“名词”的解释,而不是佛教奥义。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经典句子 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讲了什么

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主要是讲什么的?

罗生门是指位于人间与和地狱之间的城门。
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在天灾人祸频频发生的京都,到处一片荒凉,尤其是京都里的罗生门,成了强盗的居所和抛尸的地方,非同一般地阴森和可怕,一般人都不敢往那里去。一天,一个被主人解雇的家丁无处可去,走投无路,就来到了罗生门,他在饿死和做强盗、在善与恶之间犹豫不决。后来他爬上城楼,看到许多尸体,尸体中有一个老太婆,正在拔一具女尸的头发,家丁很愤怒,问她为什么连死人都不放过,老太婆说他要用这头发做成假发卖了钱换口饭吃,不然她会饿死,她还告诉家丁这女的在生前也因为生活所迫而把蛇肉当鱼片卖,所以这女的会理解她,不会怪她拔她的头发的。家丁听了老太婆的话顿时不再为饿死还是当强盗而纠结了,他把饿死的想法一下子从头脑袋里赶了出去。他扒下老太婆的衣服,说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不让自己饿死,然后就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其实是暗示他无路可走。
家丁、老太婆、死了的女人,他们都曾是人,有着善心的人,活在人间;而让人无法生存的时代,让他们变成了失去人性的人,使他们的灵魂经过罗生门,由人间走向了地狱。这应该也就是小说取名为“罗生门”的原因吧。
在小说里,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走上了这条由人间通往地狱通往邪恶的路,可见作者在小说里主要要谴责的不是人,不是人性的邪恶,而是那个民不聊生的时代。

谢谢大家谁能告诉我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的中文翻译

某日傍晚,有一家将,在罗生门下避雨。
  宽广的门下,除他以外,没有别人,只在朱漆斑驳的大圆柱上,蹲着一只蟋蟀。罗
  生门正当朱雀大路,本该有不少戴女笠和乌软帽的男女行人,到这儿来避雨,可是现在
  却只有他一个。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数年来,接连遭了地震、台风、大火、饥懂等几次灾难,京
  城已格外荒凉了。照那时留下来的记载,还有把佛像、供具打碎,将带有朱漆和飞金的
  木头堆在路边当柴卖的。京城里的情况如此,像修理罗生门那样的事,当然也无人来管
  了。在这种荒凉景象中,便有狐狸和强盗来乘机作窝。甚至最后变成了一种习惯,把无
  主的尸体,扔到门里来了。所以一到夕阳西下,气象阴森,谁也不上这里来了。
  倒是不知从哪里,飞来了许多乌鸦。白昼,这些乌鸦成群地在高高的门楼顶空飞翔
  啼叫,特别到夕阳通红时,黑魆魆的好似在天空撒了黑芝麻,看得分外清楚。当然,它
  们是到门楼上来啄死人肉的——今天因为时间已晚,一只也见不到,但在倒塌了砖石缝
  里长着长草的台阶上,还可以看到点点白色的鸟粪。这家将穿着洗旧了的宝蓝袄,一屁
  股坐在共有七级的最高一层的台阶上,手护着右颊上一个大肿疮,茫然地等雨停下来。
  说是这家将在避雨,可是雨停之后,他也想不出要上哪里去。照说应当回主人家去,
  可是主人在四五天前已把他辞退了。上边提到,当时京城市面正是一片萧条,现在这家
  将被多年老主人辞退出来,也不外是这萧条的一个小小的余波。所以家将的避雨,说正
  确一点,便是“被雨淋湿的家将,正在无路可走”。而且今天的天气也影响了这位平安
  朝①家将的忧郁的心情。从申末下起的雨,到西时还没停下来。家将一边不断地在想明
  天的日子怎样过——也就是从无办法中求办法,一边耳朵里似听非听的听着朱雀大路上
  的雨声。
  ①平安朝,公元七九四年—一九二年。
  而包围着罗生门从远处飒飒地打过来,黄昏渐渐压到头顶,抬头望望门楼顶上斜出
  的飞檐上正挑起一朵沉重的暗云。
  要从无办法中找办法,便只好不择手段。要择手段便只有饿死在街头的垃圾堆里,
  然后像狗一样,被人拖到这门上扔掉。倘若不择手段哩——家将反复想了多次,最后便
  跑到这儿来了。可是这“倘若”,想来想去结果还是一个“倘若”。原来家将既决定不
  择手段,又加上了一个“倘若”,对于以后要去干的“走当强盗的路”,当然是提不起
  积极肯定的勇气了。
  家将打了一个大喷嚏,又大模大样地站起来,夜间的京城已冷得需要烤火了,风同
  夜暗毫不客气地吹进门柱间。蹲在朱漆圆柱上的蟋蟀已经不见了。
  家将缩着脖子,耸起里面衬黄小衫的宝蓝袄子的肩头,向门内四处张望,如有一个
  地方,既可以避风雨,又可以不给人看到能安安静静睡觉,就想在这儿过夜了。这时候,
  他发现了通门楼的宽大的、也漆朱漆的楼梯。楼上即使有人,也不过是些死人。他便留
  意着腰间的刀,别让脱出鞘来,举起穿草鞋的脚,跨上楼梯最下面的一级。
  过了一会,在罗生门门楼宽广的楼梯中段,便有一个人,像猫儿似的缩着身体,憋
  着呼吸在窥探上面的光景。楼上漏下火光,隐约照见这人的右脸,短胡子中长着一个红
  肿化脓的面疤。当初,他估量这上头只有死人,可是上了几级楼梯,看见还有人点着火。
  这火光又这儿那儿地在移动,模糊的黄色的火光,在屋顶挂满蛛网的天花板下摇晃。他
  心里明白,在这儿点着火的,决不是一个寻常的人。
  家将壁虎似的忍着脚声,好不容易才爬到这险陡的楼梯上最高的一级,尽量伏倒身
  体,伸长脖子,小心翼翼地向楼房望去。
  果然,正如传闻所说,楼里胡乱扔着几具尸体。火光照到的地方挺小,看不出到底
  有多少具。能见到的,有光腚的,也有穿着衣服的,当然,有男也有女。这些尸体全不
  像曾经活过的人,而像泥塑的,张着嘴,摊开胳臂,横七竖八躺在楼板上。只有肩膀胸
  口略高的部分,照在朦胧的火光里;低的部分,黑漆漆地看不分明,只是哑巴似的沉默
  着。
  一股腐烂的尸臭,家将连忙掩住鼻子,可是一刹间,他忘记掩鼻子了,有一种强烈
  的感情,夺去了他的嗅觉。
  这时家将发现尸首堆里蹲着一个人,是穿棕色衣服、又矮又瘦像只猴子似的老婆子。
  这老婆子右手擎着一片点燃的松明,正在窥探一具尸体的脸,那尸体头发秀长,量情是
  一个女人。
  家将带着六分恐怖四分好奇的心理,一阵激动,连呼吸也忘了。照旧记的作者的说
  法,就是“毛骨悚然”了。老婆子把松明插在楼板上,两手在那尸体的脑袋上,跟母猴
  替小猴捉虱子一般,一根一根地拔着头发,头发似乎也随手拔下来了。
  看着头发一根根拔下来,家将的恐怖也一点点消失了,同时对这老婆子的怒气,却
  一点点升上来了——不,对这老婆子,也许有语病,应该说是对一切罪恶引起的反感,
  愈来愈强烈了。此时如有人向这家将重提刚才他在门下想的是饿死还是当强盗的那个问
  题,大概他将毫不犹豫地选择饿死。他的恶恶之心,正如老婆子插在楼板上的松明,烘
  烘地冒出火来。
  他当然还不明白老婆子为什么要拔死人头发,不能公平判断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
  过他觉得在雨夜罗生门上拔死人头发,单单这一点,已是不可饶恕的罪恶。当然他已忘
  记刚才自己还打算当强盗呢。
  于是,家将两腿一蹬,一个箭步跳上了楼板,一手抓住刀柄,大步走到老婆子跟前。
  不消说,老婆子大吃一惊,并像弹弓似的跳了起来。
  “吠,哪里走!”
  家将挡住了在尸体中跌跌撞撞地跑着、慌忙逃走的老婆子,大声吆喝。老婆子还想
  把他推开,赶快逃跑,家将不让她逃,一把拉了回来,俩人便在尸堆里扭结起来。胜败
  当然早已注定,家将终于揪住老婆子的胳臂,把她按倒在地。那胳臂瘦嶙嶙地皮包骨头,
  同鸡脚骨一样。
  “你在干么,老实说,不说就宰了你!”
  家将摔开老婆子,拔刀出鞘,举起来晃了一晃。可是老婆子不做声,两手发着抖,
  气喘吁吁地耸动着双肩,睁圆大眼,眼珠子几乎从眼眶里蹦出来,像哑巴似的顽固地沉
  默着。家将意识到老婆子的死活已全操在自己手上,刚才火似的怒气,便渐渐冷却了,
  只想搞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便低头看着老婆子放缓了口气说:
  “我不是巡捕厅的差人,是经过这门下的行路人,不会拿绳子捆你的。只消告诉我,
  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在门楼上,到底干什么?”
  于是,老婆子眼睛睁得更大,用眼眶红烂的肉食鸟一般矍铄的眼光盯住家将的脸,
  然后把发皱的同鼻子挤在一起的嘴,像吃食似的动着,牵动了细脖子的喉尖,从喉头发
  出乌鸦似的嗓音,一边喘气,一边传到家将的耳朵里。
  “拔了这头发,拔了这头发,是做假发的。”
  一听老婆子的回答,竟是意外的平凡,一阵失望,刚才那怒气又同冷酷的轻蔑一起
  兜上了心头。老婆子看出他的神气,一手还捏着一把刚拔下的死人头发,又像蛤螟似的
  动着嘴巴,作了这样的说明。
  “拔死人头发,是不对,不过这儿这些死人,活着时也都是干这类营生的。这位我
  拔了她头发的女人,活着时就是把蛇肉切成一段段,晒干了当干鱼到兵营去卖的。要不
  是害瘟病死了,这会还在卖呢。她卖的干鱼味道很鲜,兵营的人买去做菜还缺少不得呢。
  她干那营生也不坏,要不干就得饿死,反正是没有法干嘛。你当我干这坏事,我不干就
  得饿死,也是没有法子呀!我跟她一样都没法子,大概她也会原谅我的。”
  老婆子大致讲了这些话。
  家将把刀插进鞘里,左手按着刀柄,冷淡地听着,右手又去摸摸脸上的肿疮,听着
  听着,他的勇气就鼓起来了。这是他刚在门下所缺乏的勇气,而且同刚上楼来逮老婆子
  的是另外的一种勇气。他不但不再为着饿死还是当强盗的问题烦恼,现在他已把饿死的
  念头完全逐到意识之外去了。
  “确实是这样吗?”
  老婆子的话刚说完,他讥笑地说了一声,便下定了决心,立刻跨前一步,右手离开
  肿疱,抓住老婆子的大襟,狠狠地说:
  “那末,我剥你的衣服,你也不要怪我,我不这样,我也得饿死嘛。”
  家将一下子把老婆子剥光,把缠住他大腿的老婆子一脚踢到尸体上,只跨了五大步
  便到了楼梯口,腋下夹着剥下的棕色衣服,一溜烟走下楼梯,消失在夜暗中了。
  没多一会儿,死去似的老婆子从尸堆里爬起光赤的身子,嘴里哼哼哈哈地、借着还
  在燃烧的松明的光,爬到楼梯口,然后披散着短短的白发,向门下张望。外边是一片沉
  沉的黑夜。
  谁也不知这家将到哪里去了。

相关专题: 告诉我 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