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汉书游侠传的经典句子 汉书游侠传的所有翻译?急需啊!

陈遵字孟公,杜陵人。陈遵年幼时父亲去世,和张竦(字伯松)一起做京兆尹的属吏。张竦学问广博、洞明事理,奉行清廉节俭,而陈遵放纵不拘束,操守品行虽然不同,可是互相亲近友爱,在汉哀帝末年都很知名,是后进者之首。一起进入三公的官府,公府的官员(掾史:官职名,分曹治事)全都用旧车小马,不崇尚鲜艳明丽,唯独陈遵享用最优良的车马衣服,门外来往的车马很多。又每天外出,酒醉后归来,分管部门的事情多次被耽误。西曹(曹:分科办事的官署和部门)按照旧例责罚他,西曹的小吏就到官舍报告陈遵说:“陈卿今天因为某某事应被责罚。”陈遵说:“满一百再告诉我。”按旧例,有一百个错误的应被斥退,满一百,西曹报告请求斥退他。大司徒马宫(作为)大儒优士,很看重陈遵,对西曹的官吏说:“这个人是个度量宏大的人,怎么能用小的文法责罚他呢?”就推举陈遵治理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的大县,补任郁夷令。很久以后,与右扶风的官员关系失和,自己免职离开。

槐里大贼赵朋、霍鸿等起兵,陈遵做校尉,攻打赵朋、霍鸿有功,被封为嘉威侯。

陈遵特别爱喝酒,每次举行大的宴席,宾客满堂,就关上大门,把客人的车辖(辖:插在车轴两端孔内、用来固定车轮与车轴位置的销钉)投到井中去,(宾客)即使有急事,最终也不能离开。曾经有个部(部:古行政单位,汉称州为部)里的刺史上奏事情,拜访陈遵,赶上陈遵正在大宴宾客,刺史非常困窘,等待陈遵大醉,冲进内室拜见陈遵的母亲,叩头陈述自己和尚书有约会的情况,陈母就让他从后门(后阁:汉人称后门为阁)出去。陈遵大都是喝醉的状态,可是事情也不耽误。

陈遵身高八尺多,长头大鼻,相貌很英伟。大体学些传记(传记:一种文体),文辞华美富足。擅长写字,给人书信,人们都把书信收藏起来作为荣耀。当时列侯中有一个和陈遵姓字相同的人,每次到别人家门口,自称陈孟公,在座的人没有不受到震动的,(陈孟公)到了以后(人们)才知道他不是(陈遵),于是称呼那个人为“陈惊坐”。王莽平时看重陈遵的才能,在位的时候多次称赞他,因此提拔他做河南太守。已经到了官任上,应当派副职(从史:副职)到西方去,他于是召集善于书写的十几个官吏到面前,写私人书信答谢京师的老朋友。陈遵靠着几案,对书吏口授书写的内容,并且顺带考查官署的事情,写了几百封书信,亲近疏远各有不同,河南的官员大惊。几个月后免官。

汉书游侠传的经典句子 汉书游侠传的所有翻译?急需啊!

汉书 游侠传中的原涉传 翻译 谢谢

原涉,字巨先。其祖父在汉武帝时以豪杰的
  身份从阳翟县迁徙来到茂陵。他的父亲在漠哀帝
  时作了南阳郡太守。那时,天下富足,大郡太守
  死在任上的,所收到人家送来助办丧事的钱财都
  在千万以上,家属全数得到这笔钱,便可以用来
  置办产业。而当时又很少有人能够为死者守丧三
  年的。而到了原涉父亲死后,原涉不仅退还了南
  阳郡人赠送的助丧钱财,还住进丫冢庐,为父亲
  守丧三年,因此他在京城就出了名。守丧礼刚一
  完毕,请他去作郡府议曹的使者就像疾风一样地
  赶来了,仰慕他的士大夫也从四面八方聚了过
  来。由于受到大司徒史丹的推荐,说他有处理繁
  难事务的才干,原涉便当上了谷El县令,那时他
  年仅二十多岁。谷121县人早就听到过原涉的名
  声,所以不需要他开口发令,地方上就已经一派
  井然了。
  早先,原涉的叔父被茂陵的秦氏杀害,原涉
  在谷口呆了半年多,因为自己去审理了此案而被
  免官,于是打算报仇。谷口的豪杰替原涉杀了秦
  氏,原涉因此逃亡在外一年多,遇上了大赦,才
  又重新露面。郡县和诸侯国的豪杰以及长安、五
  陵等地有气节的义士都倾慕他,于是原涉也对他
  们竭诚相待,不论品行好的还是不好的人都来结
  交原涉,一时间宾客盈门,连他家所居住的街巷
  也挤满了来客。有人讥讽原涉说:“你本是郡太
  守的后人,年轻时就能自我修养,后来因为为父
  亲守丧三年又退还了财产及为人谦恭而出名,即
  使因报仇而结仇,仍不失为一个仁义君子,又何
  必就放纵自己,去做那种轻薄的侠义之徒呢?”
  原涉回答道: “你就没见到民间的寡妇吗?起初
  自我约束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宋伯姬和陈孝妇的
  榜样,一旦遭遇不幸,被盗贼奸污,就会放荡起
  来,虽然明知违反礼教,但已不能回复到洁身白
  处的时候去了。我便是这样的啊!”
  原涉自以为从前退还了南阳人送来的助葬礼
  金和物品,固然获取了名声,但这却使父亲的坟
  墓简陋异常,而有失孝道。于是他便大修坟墓。
  并在墓旁建筑房舍,在阁楼四周建造重门。当初
  武帝时,京兆尹曹氏安葬在茂陵,人民都称他的
  墓道为“京兆仟”。原涉羡慕它,就买地开墓道,
  建立表帜,题署为“南阳仟”,人们不肯跟着这
  样叫,就称之为“原氏仟”。这一切的费用都依
  靠有钱有势的人供给,而原涉自身祇备有必需的
  衣物和车马,家中妻儿还生活在困苦之中。原涉
  专门做一些救济穷人、为人排忧解难的事。一
  次,有人置办酒宴请原涉,原涉刚走进里门,宾
  客中就有人告诉他说,他所知道的母亲有病的那
  一家,现在因病避居在里中,原涉随即便去登门
  探望,叩门。听见家中有哭丧声,原涉就进去吊
  唁,又询问治丧的情况。见到其家中一无所有,
  他便说:“请把屋子打扫干净,给死者洗一个澡,
  等着我回来。”原涉回到置办酒席的主人处,对
  宾客们叹息道: “人家母亲去世了,躺在地上不
  能收殓,我哪有心思享用这些酒食啊!请撤掉酒
  席吧。”宾客们抢着询问应当买些什么,原涉便
  按着哀怜丧家的礼节,侧身席地而坐,削好木简
  开出了一份购物清单,详细地列出了要购买的寿
  衣、被褥、棺木,以至死者嘴裹含的葬物等物
  品,分交给各位宾客去置办。宾客们分头奔走购
  买,直到曰头偏西才都又回来会集。原涉亲自检
  视完毕,对主人说:“现在可以接受赐宴了。”大
  家一同饮酒进食,而惟独原涉没有吃饱,于是就
  用车装载着棺木等物,领着宾客来到死者家裹,
  为死者入殓,并劝勉宾客等安葬完毕再离去。原
  涉就是这样急入之难、诚心待人的。后来有人诋
  毁原涉,说他是“奸人之雄”,死者的儿子立即
  就去把说这话的人刺杀了。
  原涉的宾客多有犯法的,朝廷也多次听说他
  们的罪行。王莽几次拘捕并要杀掉这些人,但又
  总是把他们赦免释放了。原涉很害怕,便谋求到
  卿府去做属官,想藉此回避宾客。正逢文母太后
  的丧事,原涉临时充任了复土校尉。以后做了中
  郎,不久又被免官。原涉想到冢舍去住,不想会
  见宾客,只与老朋友秘密约会。他独自驾车去茂
  陵,天快黑时,进入里中住宅,于是藏在家裹不
  肯见人。一天,原涉派奴仆到集市上去买肉,奴
  仆仗着原涉的气焰,与卖肉的争吵起来,并砍伤
  了卖肉者,然后逃跑了。逭时,代行茂陵县令的
  尹公新上任,而原涉却没去拜会,尹公知道后便
  大为恼怒。他深知原涉是有名的豪侠,就想藉这
  件事来显示威严,严肃风纪。他派了两个差役守
  候在原涉的家门两侧。到了中午时分,见买肉的
  那个奴仆还不出来,差役就想杀掉原涉而去。原
  涉处境窘迫,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正巧遣时他所
  约好的要一同上坟的友人乘着几十辆车到了,他
  们都是当地的豪杰,便一起去劝说尹公。尹公不
  听劝说,豪杰们便说: “原巨先的家奴犯了法,
  不能缉拿归案,那就让原巨先本人脱衣自缚,双
  耳插箭,到官门前来谢罪吧,这样对于维护您的
  威望也就足够了。”尹公这才答应。于是,愿丝
  照着豪杰们所说的办法去谢罪,尹公让他仍穿着
  衣服回家去了。
  当初,原涉与新丰的富豪祁太伯是朋友,而
  太伯的同母弟弟王游公却一向嫉恨原涉。王游公
  这时在县府做属官,就向尹公进言道: “您凭着
  一个代理县令就如此羞辱原涉,一旦正式县令到
  任,您依旧驾着单车回郡府去做府吏,而原涉的
  宾客朋友中刺客如云,杀了人都不知是谁干的,
  我真为您担心。原涉修筑坟墓和房舍,奢侈过
  分,超越了法制,罪恶显著,这些皇帝也都知
  道。现在为您着想,不如把原涉修筑的坟墓和房
  屋捣毁,然后将他以往的罪恶分条上奏,您就一
  定会做得成正式县令。这样一来,原涉也就不敢
  怀恨了。”尹公照着他的计谋行事,王莽果真任
  命尹公做了正式县令。原涉因此而怨恨王游公,
  便挑选宾客,让长子原初领着二十乘车去抢劫王
  游公的家。王游公的母亲也就是祁太伯的母亲,
  宾客们见到她都俯首跪拜,并传原涉的话说:
  “不得惊动祁夫人。”于是杀死了王游公和他的生
  父,把二人的头割下来,然后离去。
  原涉的性情有一些像郭解,外表温和仁厚谦
  逊,内中却藏着好杀之心。在尘世中多有怨恨,
  因触犯他而被他杀死的人很多。王莽末年,东方
  起兵反叛,有许多王府的子弟向王莽推荐原涉,
  称他能笼络人心,人家都乐于为他卖命,可以任
  用。王莽于是召见原涉,因他所犯的罪恶而责备
  他,接着又赦免了他,并任命他为镇戎大尹。原
  涉到任不久,长安兵败,附近郡县的一些豪强假
  藉名号纷纷起兵,攻杀郡守长官,响应汉军。那
  些假藉名号者早就听说原涉的大名,便都争相打
  听原涉的住处,前往拜见。当时王莽任用的州牧
  和使者凡是依附原涉的也都保全了性命。原涉被
  他们用驿车送到长安,更始帝的西屏将军申屠建
  请求原涉与他相见,对原涉大为器重。曾经捣毁
  原涉坟墓房舍的那个原茂陵县令尹公,现在做了
  申屠建的主簿。原涉本已不再仇视尹公。当他从
  申屠建的官府出来时,尹公故意迎上去拦住拜见
  原涉,对原涉说:“改朝换代啦,不应当再怀着
  怨恨了!”原涉说:“尹君,你为何专把我当成鱼
  肉任意宰割啊!”原涉因此而被激怒,便派宾客
  去刺杀了主簿尹公。
  原涉打算逃走,申屠建觉得蒙受了耻辱因而
  对原涉怀恨在心。他假意说:“我要和原巨先共
  同镇抚三辅一带,怎么会因死了一个小吏就改变
  主意呢!”宾客把此话传告给原涉,并让他去自
  首投狱,向申屠建谢罪。申屠建同意这样办。于
  是,宾客们便乘着几十辆车一同送原涉去监狱。
  申屠建派兵途中拦截,在车上将原涉拘捕,护送
  的车辆一时分头疾驰逃散,于是当即就将原涉问
  斩,头颅被悬挂到了长安市上。 来自:求助得到的回答

司马迁和班固对汉书游侠传中的游侠的态度及原因

司马迁等著史文人,推崇有下去,原因是他们虽然是史官,但与管理民生与军队的官员有所不同,史官说实话就是一种文人集团,所以他们在想问题的时候大多有一种浪漫主义色彩,把事情考虑的太简单了,而韩非子那种以改革以治理国家为目标的人,就会认为游侠是社会不稳定因素,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尽管韩非子不是官员但他终生思考的都是如何治理国家,比较务实。虽然韩非子不是官员,但他的同学李斯可是管理国家的官员,并且李斯十分推崇韩非子的思想

相关专题: 游侠 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