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经典句子 叶嘉莹的《唐宋词十七讲》电子档,,谁有?

您好,请打开以下地址即可下载
://vdisk.weibo/wap/s/ulWkR9wJyvcPj

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经典句子 叶嘉莹的《唐宋词十七讲》电子档,,谁有?

叶嘉莹《拆碎七宝楼台——谈梦窗词之现代观》的内容

那篇文章在cnki应该会有,最初发表在南开大学学报上。后见于先生的《迦陵论词丛稿》。另外先生的书《唐宋词名家论稿》里也有三部分是吴文英的词。我虽然有这几本书,但字数太多,没办法打上来,见谅。以下是叶先生《唐宋词十七讲》关于吴文英的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主。

周济《宋四家词选》说:“梦窗立意高,取径远,皆非余子所及。”我个人以为吴词不是姜白石所能赶上的。张炎《词源》贬吴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这是张炎的偏见。他又说吴词“质实”,“质实”的结果是凝滞。可我以为吴词能从质实之中跳出来,他的空灵是在高处的变化。周济还说他能“返南宋之清泚,为北宋之穠挚”。他一方面有南宋的安排勾勒,时间与空间错综的跳接;另一方面又保存了北宋强大的感发力量。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成就。吴晚年是亲眼见到南宋逐渐消亡的。从他词里可以看出感慨故国残山剩水的亡国之音。

三千年事残鸦外,无言倦凭秋树。逝水移川,高陵变谷,那识当时神禹。幽云怪雨,翠萍湿空梁,夜深飞去。雁起青天,数行书似旧藏处。
寂寥西窗久坐,故人悭会遇,同剪灯语。积藓残碑,零圭断璧,重拂人间尘土。霜红罢舞,漫山色青青,雾朝烟暮。岸锁春船,画旗喧赛鼓。
----《齐天乐》与冯深居登禹陵
“三千年事残鸦外”。从吴文英所生的时代推回到夏禹王的时代,已经有三千年之久了。多么远的往事啊!“残鸦外”三个字,用空间的苍茫表现时间的历史的苍茫。“残鸦外”是说鸟的消失,“外”字表现远。三千年事,残鸦是消逝了,而万古的消沉更在残鸦的影外。“无言倦凭秋树”。在他的时代,距离南宋的败亡已是不久了,他觉得满心的悲慨,感到这么疲倦。这个“倦”,一方面是登上禹陵身体上的疲倦,一方面是心灵感到疲倦,即他觉得对于国家没有办法挽回这种局面。“秋树”是秋天凋零的树木,也正如南宋衰亡的国势。
“逝水移川,高陵变谷,那识当时神禹?”千年万世,禹王开凿治水的功业,流到今天。人世间经过多少次的盛衰,山川都变了,你从哪里认识夏禹王的功业?什么是“幽云怪雨,翠萍湿空梁”呢?“萍”,吴文英当年写的是不被人认识的“蓱”。这就是人们讥讽他用字晦涩的缘故。可是你要知道写诗要浅白或晦涩,是在于你要传达什么样的感发,这才是最重要的。吴文英要传达的是什么?会稽禹陵的旁边是禹庙,南宋时庙里边有一个木屋梁。相传南北朝时建庙,有一天大风雨冲下一段最好的楠木,就用它做了屋梁。传说每当有风雨的时候,这个屋梁就变成一条龙,跳到会稽镜湖与湖里的一条真龙相斗。斗完后它还飞回来变成梁,梁上带来很多水草。吴文英所要表现的是禹王的英灵不泯。他说“幽云怪雨”,一个真正的像禹王这样的英灵,死后在庙里边自然留有一些神迹。“翠萍湿空梁”,它变成龙跟镜湖的龙打斗,回来带的萍草还是湿的。为什么么?因为这个梁曾经“夜深飞去”。你如果不知道这个故事和他用字的险怪,句法的倒装,就会说吴文英的词不通。其实不是他不通,而是我们不懂。
不仅如此,禹陵不远地方有一座山叫宛委山,别名石匮山。这里有两个传说:一个说这是禹王藏书的地方;还有就是这里曾经发现了金简玉字的天书。吴文英说我今天来到这里,不见藏书,只见“雁起青天”。远方有一行鸿雁飞起来了,排成一个“人”字,或者“一”字。雁所写的那几行字,“数行书似旧藏处”,让我们想像那边的山头上,是果然有古代的藏书之所的。
他还有时间,空间的跳接。“寂寥西窗久坐,故人悭会遇,同剪灯语”。这是回到家里,在西窗之下,我们寂寞地坐在一起。他跟冯深居是老朋友,故人相见应该是很欢喜的事情,可是吴文英所写的是一种复杂的感情,因为他们白天凭吊了禹陵,而他们所生的时代是南宋衰亡的时代,所以他们带着这种寂寥的心情在西窗下久坐。想到我们这些老朋友,“悭”是短少的意思,“会遇”是说我们见面,我们的见面是如此之少,很难得相见,今天见面就“同剪灯语”,一同剪灯谈话。剪灯相对语,有一种亲切的情意。
谈话就谈话好了,他又跳出来“积藓残碑,零圭断璧,重拂人间尘土”,上面长满苔藓的那个残余的碑。碑有可能是那里果然有碑;还有就是禹陵那里有一个窆石,相传是埋葬禹王时,把他的棺材缒下去的一块大石头。“零圭断璧”,相传是当地人在禹庙地里发掘出来的。圭、璧都是古代表示礼节、祭祀用的玉器。他们的谈话,有千年古史的兴亡,也有他们生平经历的悲欢离合。“积藓残碑,零圭断璧”,是他们白天看到的古物,也是他们的生平。他们就“重拂人间尘土”,把几十年的尘土擦掉,重新温习往事。他是把个人经历跟千年的古史打成了一片。
“霜红罢舞”,周济说吴词可以“腾天潜渊”,高远的地方是果然高远,幽深曲折的地方是果然幽深曲折。“霜红”回到了他开头的“秋树”。秋树经过霜,树叶变红了,红叶飘舞地落下来,等掉光的那一天,它就不舞了。这是自其变者而观之,树叶有凋零,人间有寒暑。可是下面的“漫山色青青,雾朝烟暮”二句,写的却是自其不变者而观之的景象。满山青青的山色是不变的,早晨的雾霭,晚上的烟岚是变的也是不变的。“岸锁春船”,春天是怎么出来的,是从“雾朝烟暮”之中出来的,朝朝暮暮,雾霭烟岚。春天来了怎么样,在嘉泰的会稽县志上记载每年春天三月初相传是禹王的生日,当地人都用一年积存的钱财来庆祝。有的人是陆路来的,有的是坐船来的。“画旗喧赛鼓”,五彩缤纷赛会的旗帜,配合着祭神的赛鼓。每个村庄组织一队表演,看哪一队的表演最好,所以叫赛会。吴文英把“喧”字结合在画旗跟赛鼓之间了,一方面写鼓的喧哗,一方面写旗在风中的招展。那么他的感慨呢?
周济评吴词:“意思甚感慨,而寄情闲散,使人不易测其中所有”。他可以包含很深的感慨,而写的却只是外面的景物,感慨都是在言外传达的。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城。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腥。时靸双鸳响,廊叶秋声。
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醒。问苍天无语,华发奈山青。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汀。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
----《八声甘州》陪庾幕诸公游灵岩
灵岩就是苏州的灵岩山,山上最有名的建筑是馆娃宫,这是吴王为西施所建的宫殿。“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是说你一望灵岩山,就会看到渺茫的天空,一片烟霭的笼罩,四望这么广远。“是何年”,是哪一年,“青天坠长星”,从那高远的青天之上,坠下来一个流星。他说灵岩山是流星的陨石化成的。“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城”,这是大自然,有了流星,有了山和草木,然后就有了人世。有了这吴越的兴亡,于是就有了美丽的西施,就有了吴王给她盖的馆娃宫。“残霸”的宫城,他盖了宫不久,吴国就灭亡了。
周济说吴文英是“每于空际转身,非具大神力不能”。“残霸”放在“宫城”之上写出了宇宙,人类,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变化沧桑。现在剩下的是什么?是“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腥”,相传馆娃宫附近有一条小溪叫箭径(一作箭泾),说当我今天来到灵岩山游馆娃宫经过叫箭径的小溪,我所感觉到的是“酸风射眼”。他不是用思力,而是用锐感来修辞。风无所谓酸,但人的感觉有相通之处,所以你会感觉到风吹过来,眼睛有一种被风吹刺伤的感觉。而且吴文英的感觉是有出处的。唐朝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说汉武帝求仙,在宫中铸了一个铜人像,手捧铜盘接天上的露水拌药吃,据说吃了可以长生不老。汉朝灭亡后,曹魏就把这个金铜仙人给推倒了。李贺说它被移走的时候是“东关酸风射眸子”,铜人怀念汉朝,就“忆君清泪如铅水”。“酸风”有感慨兴亡之意。
“腻水染花腥”出自杜牧《阿房宫赋》。秦朝有阿房宫,宫中住的都是美女,每天早晨这些美女一洗脸是“渭流涨腻”,渭水飘起一层油来。为什么呢?是“弃脂水也”。而且这水溅到两边的花草上,花发出的气味,他不说香,而说腥。这有两个原因,一是草木本有一种草腥气;还有是暗示经历了战乱兴亡,结合了吴王盛衰,败亡的悲慨。“时靸双鸳响”,“靸”是拖鞋。馆娃宫里面有一条长廊,叫“响靸廊”。这里的木板都是空的,西施穿着步屧在上面一走,就发出声音。他说我今天经过馆娃宫,仿佛时时地听到有拖着鞋走过的声响,好像西施穿着双鸳鞋走在当年“响靸廊”上的声音。是西施吗?不是,是“廊叶秋声”,是长廊上枯枝败叶随风卷扫的声音。
下阕“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醒”,是说当年吴国灭亡就因为吴王沉醉在歌舞宴乐之中,不重视国家的政治。词中的“倦客”指当时越国辅佐越王灭吴的大夫范蠡,他在灭吴以后就辞了官职,泛舟游于五湖。范蠡能够帮助越王打败吴王,但他也能洁身自退,保全自己。这里吴文英所感慨的,是说现在还有这样一个清醒的,有谋划的,能够为国家深谋远虑的人吗?有,可是没人用。
“问苍天无语”,他说我问苍天为什么有这些变化,为什么有盛衰,为什么吴王这样地沉醉?可是苍天无语。我一个词人连科第功名都没有,是“华发奈山青”。我的头发已经都花白了,对着那美丽的江山,无可奈何。这是非常深刻的感慨。他能为南宋做些什么?吴文英是感慨的时候写得很高远,使人不觉,所以他后边的感慨也写不下去,反而再跳出来写风景,说“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汀”。我在灵岩山上四面一望,底下的水,里面有倒映的天空。站在栏杆高处,向远处一望,所见的是乱鸦斜日。“连呼酒”,我只好用酒来消愁,“上琴台去”,我要上到最高的琴台上去。往下一望,是“秋与云平”,大地上的一片秋色,一直接到天上的白云。写衰亡的悲慨,写的却是那秋色直接到天边,表现了高远的境界。

参考资料: 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

叶嘉莹主编的李煜的词

1、《南唐二主词新释辑评》——叶嘉莹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2、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李煜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相关专题: 唐宋 楼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