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l狼王梦经典句子 狼王梦经典语句

这只母狼名叫紫岚。之所以叫它紫岚,是因为它身上的毛黑得发紫,是那种罕见的深紫色,腹部却毛色纯白;它体态轻盈,奔跑起来就像一片飘飞的紫色的雾岚。

黄昏,森林里笼罩着六层薄薄的雾霭,背后是高耸入云的雪峰,前面是开满姚紫嫣红的野花的草滩,一条清泉从它身边流过。
紫岚弹跳的姿势极其优美,半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形,简直像在表演艺术体操。在空中它舒展腰杆,收腹曲腿,像片树叶徐徐飘落,着地时只发出轻微的声响。它事先已计算好角度,所以一落地便头向着担任岗哨的大公鹿,整个身子都蜷伏在羊蹄甲花束中。然后,凝神屏息,静静地卧着不动。

l狼王梦经典句子 狼王梦经典语句

狼王梦精彩片段摘抄

这匹母狼名叫紫岚。之所以叫它紫岚,是因为它身上的狼毛黑得发紫,是那种罕见的深紫色,腹部却毛色纯白;它体态轻盈,奔跑起来就像一片飘飞的紫色的雾岚。用狼的审美标准来衡量,紫岚是很美的。但此时,它苗条的身材却变得臃肿,腹部圆鼓鼓的,有小生命在里面跃动。它怀孕了,而且快要分娩了。

跪求《狼王梦》里的好词100个 好句35个 (句子越短越好,但要是好句)

桃红柳绿的春天 冬天冰冷的太阳 浩瀚的尕玛尔草原 马蹄形臭水塘 扇形的岩石 毫无作为 虚情假意 情窦初开 袖手旁观 甜言蜜语 天伦之乐 睡眼惺忪 魁梧的身躯 结实的熊掌 铠甲似的熊皮 漫天雪尘 一片晶莹的泪光 懊恼的神态 时间仿佛凝固了 阴森森的眼光 稳操胜卷了 愚蠢的狗熊

不想做狼王的狼,不是好狼。

为了把自己的狼儿培养成狼王,母狼紫岚耗费了青春,放弃了美好的爱情,牺牲了宝贵的生命。

那种对梦想执着追求的精神令人震撼,那种博大无私的母爱催人泪下。

所以叫它紫岚,是因为它身上的狼毛黑得发紫,是那种罕见的深紫色,腹部却毛色纯白;它体态轻盈,奔跑起来就像一片飘飞的紫色的雾岚。黄昏,森林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霭,背后是高耸入云的雪峰,前面是开满姹紫嫣红野花的草滩,一条清泉叮叮淙淙从它身边流过。日子过的既安宁又逍遥。
紫岚撒开四蹄一路狂奔,快到石洞时,它忽然一转身,拐进了古河道。

它不想让大白狗发现自己将要分娩的石洞。紫岚跑啊跑啊,最后累得精疲力尽。它停下来,准备和讨厌的大白狗拼杀。它们互相厮咬了一个回合后,大白狗显然不是紫岚的对手,但紫岚毕竟快要临产了,行动不很方便,大白狗只有以死相拼了,它汪汪狂叫,期待着主人来增援。

紫岚不顾一切地扑向大白狗,尖尖的狼嘴使劲朝大白狗的喉管伸去,大白狗绝望地反抗着,它两条后腿在紫岚腹部猛蹬一下,恰恰蹬在紫岚高高隆起的肚子上。紫岚像被高压电流击中似的一阵的疼,浑身痉挛,惨嚎一声从大白狗身上翻落下来,在地上打滚。

大白狗懵懵懂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它还以为狡猾的狼又在用什么诡计呢。它不敢贸然上前,只是后退几步,盯着紫岚。

紫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它忍住剧疼蹲在砂砾上,竭力撑直前肢,挺起胸脯,狼眼大睁。它的小狼崽不早不晚,恰在此时出生了!紫岚忍住剧疼,把小狼崽藏在腹下,装出凶狠的样子,朝紧张的大白狗威风凛凛地大嚎一声——“欧”,吓得大白狗夹着尾巴逃走了。

紫岚刚生完五只小狼崽,古河道上狂风骤起,电闪雷鸣。

小狼崽还没有能力抵抗这暴风雨,紫岚必须把它们叼回洞去。

它一次只能叼走一只。它顾不得其余狼崽的惊慌尖叫,叼起一只没命地向石洞跑。

它来不及喘气,又接着跑回来叼第二只。当它叼第三只狼崽时,山雨劈头盖脑降下来。它顾不得自己身上流血的伤口,像接力赛似的,在雨中来回奔跑,又叼回一只狼崽。

天渐渐地黑了,近处的灌木林和远处的草原都变得轮廓模糊,最后被漆黑的夜吞噬了,只有身背后那座雪峰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散发着白皑皑的光亮。

一双贪婪的眼睛里闪烁着金属般冷凝的光泽。

漆黑在冬天苍白的阳光和大地洁白的积雪中显得有点滑稽。

它要让蓝魂儿从小就牢记这一点,眼泪在狼群中是没有用处的,既不会减轻痛苦,也不会改变悲惨的处境,靠牙和爪得不到的东西,靠眼泪就更得不到。

对狼来说,痛苦是不能用眼泪来发的 ,而要把痛苦埋在心底发酵,然后凝聚到牙和爪上去。

清晨,金色的阳光透过竹缝的缝隙,千丝万缕地涌进山洞。

渐渐的,蓝魂儿眼眶里的泪水被怒火烧干了。这一夜,蓝魂儿时在饥饿和屈辱中度过的。

蓝魂儿似乎早有提防,扭腰闪开,扬起后蹄,在黄 的右腰上猛蹬了一下,蓝魂儿从地上翻爬起来,抖抖粘在身上的土屑和沙土,望望阴沉着脸在一旁观战的紫岚(妈妈)狼眼是泛起一道嗜血的野性的光芒。

在严寒的冬天集合成群,平时则单身独处。眼下正是桃红柳绿的春天,在中国西南部的日曲卡雪山的狼群,正化整为零,散落在雪山脚下浩翰的尕玛儿草原上。
在草原东北端一个臭水塘边,有块扇形岩石,岩石背后从中午起就卧着一匹名叫紫岚的母狼。它快要分娩,正沉浸在一种即将做母亲的幸福和神秘感中。它渴望能在这儿捕猎到前来饮水的小动物。自从它怀孕以后,身子一天天变得沉重,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追捕猎物了。饥肠辘辘的紫岚想念它死去的伴侣大公狼黑桑。要是它还活着该有多好。黑桑很体贴它,在它分娩的时刻,一定会忠实地守护着它。唉,可惜啊!紫岚悲哀地叹息一声。

天渐渐黑了,紫岚仍是一无所获,它不得不拖着疲沓的身子,回到自己栖身的石洞去。

躺在洞里,它无法入睡,强烈的饥饿感折磨着它。要是仅仅为了自己,它还能忍受。但腹中的小狼崽也饿得一阵阵躁动。紫岚心疼极了。它用前爪摸摸自己的乳房,干瘪瘪的,这样下去,它怎么能哺养好自己的宝贝呢?它还要继承大公狼黑桑的遗志,把小狼崽培养成地位显赫的狼王。黑桑为了当狼王,苦心磨炼了两年。可惜它死于非命。它死未瞑目。紫岚已经决定,无论今后道路多么坎坷,也一定要实现黑桑的狼王梦。

小狼崽在腹中剧烈地躁动,紫岚感觉到离分娩不远了,它多么渴望能逮到一头马鹿,痛饮一顿,让干瘪的乳房丰满起来,让自己有足够的体力把小宝贝平安地生下来。突然,她的脑子一亮,它要挺而走险,去郎帕察的养鹿场拖一头马鹿来充饥。

拖一头马鹿谈何容易!养鹿场有持枪的猎手严密看守,还有一条和狼差不多凶猛的大白狗防卫,一般狼是不敢轻易去的。可是,一种强烈的母爱,一种要培育新狼王的理想,一种无法抑制的饥饿感激励着它去冒险。

相关专题: 狼王 梦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