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秒速五厘米小说经典句子 求秒速五厘米经典台词。全部谢谢

《樱花抄》
听说秒速是5厘米
嗯?什么?
樱花瓣下落的速度
每秒钟5厘米
明里对这种事很了解呢
你不觉得它们看起来像是雪花一样么?
是吗
等等我
明里
贵树
如果明年也能一起赏樱花就好了
远野贵树启 好久不见
虽然这里的夏天也很热
但和东京相比 还是要凉快一些
现在回想起来
我也很喜欢东京那闷热的夏天
不论是热得快要溶化的柏油路
透过热气看到的高楼
还是商场和地铁里让人发抖的冷气 都很喜欢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小学的毕业典礼
在那之后已经半年了
贵树 你还记得我么
前略 致贵树
收到你的回信非常高兴 谢谢你
已经完全入秋了呢
这里的红叶很美丽
今年的第一件毛衣我前天已经拿出来穿了
远野
前辈
是什么?情书吗?
不是的
真不好意思 全部交给你做
不 很快就能完成
谢谢
要转学了是真的么?
是的 第三学期结束后就走
去哪里?
鹿儿岛 父母的原因
这样啊 会很寂寞吧
最近因为社团活动要早起
现在我是在电车里写这封信
前一阵子我剪头发了
是连耳朵都能露出来的短发
如果遇到的话 也许你都认不出我了
我回来了
你回来啦
贵树也一定慢慢地变了吧
敬启 最近一直都很冷 你一切都好吧
这里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
下雪的时候我要穿非常多的衣服去上学
东京还没有下雪吧
虽然已经搬家了
但是看天气预报的时候 还是会顺便看一眼东京的
如果下雨就好了
不过总在屋里也很不舒服的
你们去过栃木吗
啊?哪里?
栃木
没有
要怎么去呢
不知道 坐新干线吧
真远啊
一年级的
是!
最后三圈!FIGHT 噢!FIGHT 噢!…
听说这次贵树决定要转学 我非常惊讶
虽说我们都早已习惯了转学
但是转到了鹿儿岛 这次真的有点远呢
已经不是想见面的时候就能坐电车去见面的距离了
果然还是有一点寂寞
不管怎样 祝你身体健康
前略 致贵树
非常高兴能和你约定在三月四日见面
我们已经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吧
不知怎么的有点紧张
我家附近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
春天的时候 那里的花瓣
大概也会以每秒5厘米的速度坠向地面
我也和贵树一样想着
如果是春天就好了
(去哪里转一圈吧)
(傍晚的时候要下雪)
(会很冷吧 都已经是三月份了)
(是啊 去下北泽喝点热的东西吧)
(好啊)
远野 去参加社团活动吧
我今天可能去不了了
为搬家做准备吗
差不多 不好意思了
能够到我这里的车站来真是太好了
但路途遥远 还请多小心
我会在约定的晚上7点在车站的候车室里等
和明里约定的那天
中午过后就下起了雪
贵树 猫 小猫
一直在这里呢
但今天看起来只有它一个
耳朵怎么了?一个人很孤单吧
那本书怎样
挺好的 昨天一晚上不知不觉就读了前40亿年的内容
读到哪里了?
奇虾(Anomalocaris)登场
寒武纪!
我喜欢怪诞虫(Hallucigenia)这种类型的
确实比较像
贵树呢?
欧巴宾海蝎(Opabinia)吧
啊 有五个眼睛的那家伙
我觉得我和明里在精神上有某些相似之处
我转学到东京之后一年
明里也转到了同一个班
(这是篠原明里同学)
身体还很瘦弱 很容易生病的我们
比起操场更喜欢图书馆
所以我们非常自然的成了好朋友
(贵树|明里)
因此也常被同班同学们捉弄
但是…
只要在一起
这种事情也不可思议地变得并不那么害怕
(真厉害)
总有一天我们会上同一个中学
以后也一直在一起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新宿站到了 这里是终点 下车的乘客…)
(乘坐JR线,京王线的乘客 请下地铁换乘)
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到新宿站
接着要换乘的线路也都是第一次坐
心跳得很厉害
马上我就要见到明里了
(之前的那个人怎么样?)
(哪个?)
(日商的那个)
(本车马上就要到达武藏浦和站)
(在武藏浦和站 为了等待快速列车)
(本车将停车4分钟左右)
(从野本町赶往大宫方向的各位…)
你好 我是篠原 请问贵树在么
是明里
转…转学?
西中怎么办?好不容易考上的
已经在栃木的公立中学办了手续
对不起
不 明里不需要道歉
我也说了想寄住在葛饰的奶奶家里
可是说我年纪还太小 不行
我明白了 别说了
就这样吧
对不起
放下话筒时的声音大得刺耳 我非常清楚的知道这样会伤害明里
但是 我无能为力
(真好吃啊 那家店)
(那 再见)
终点站挤满了准备回家的人们
每个人的鞋子上都沾满了雪水
空气中弥漫着雪天都市里特有的味道 很冷
(通知各位旅客)
(宇都宫线小山宇都宫方向的电车)
(因为下雪的缘故将会晚8分钟)
(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不便…)
在此之前 我甚至没有想到过电车会晚点
心中的不安突然变得强烈起来
因为下雪 本车将会延迟10分钟左右
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不便深感抱歉
一过大宫站 窗外的建筑一下子就少了
(下一站是久喜)
(对于电车晚点 深感抱歉)
(要转东部线的乘客 请走5号出口)
(为避让已晚点的高速列车)
(本车将在本站停车10分钟左右)
(虽然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了不便)
(但还请稍候片刻)
对不起
(为避让已晚点的高速列车)
(本车将在本站停车10分钟左右)
(虽然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了不便)
(但还请稍候片刻…)
(野木站到了)
(非常抱歉地告诉各位旅客)
(为了避让高速列车)
(本车将在本站停留片刻)
(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不便深感抱歉)
车站之间的距离 远得令人难以置信
电车每到一个车站停留的时间 也长得令人难以置信
窗外从未见过的雪景
缓缓流逝的时间
饿得有点疼的肚子
都让我越来越心慌
过了约定的时间 现在的明里一定开始感到不安了
那一天 接到电话的那一天
面对肯定比自己更加不安的明里
居然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真是太丢人了
那…今天就…要再见了
收到明里的第一封信 是在半年以后
初一的夏天
信中的内容 我还都记得
在今天去履约之前 我花了两个星期
写了要交给明里的信
我无论如何都想要传递给明里的心意
希望她能倾听的事情
真的有很多
(让各位久等了 本车将即刻驶往宇都宫站)
(小山站到了 换乘东北新干线的乘客请下车)
(往盛冈方向的乘客请乘坐1号线 往东京方向的乘客请乘坐5号线…)
通知各位旅客
两毛线现在因为下雪 将会严重晚点
虽然给各位旅客造成不便
但在列车到达前 还请稍候片刻
下一班…
总之 一定要到达明里等候的那个车站
(8号线 足利、前桥方向 开往高崎的电车即将进站…)
通知各位旅客
因为降雪导致时刻表错乱
现在停车片刻
虽然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不便 深感抱歉
但现在铁路运行系统尚无恢复的迹象
重复一遍
因为降雪导致时刻表错乱
现在停车片刻
虽然给赶时间的旅客造成不便 深感抱歉
但现在铁路运行系统尚无恢复的迹象
贵树 你好
因为社团活动要早起
现在我是在电车里写这封信
从信中推断 不知为何 总觉得明里总是独自一人
在那之后 电车还是在旷野中停留了2个小时
每一分钟都令人觉得特别漫长
时间仿佛怀着恶意
缓缓地在我的上方流逝
我只能咬紧牙关 一直忍耐着
但求至少不要哭出来
明里…
你如果已经回家了…就好了
3号线 足利、前桥方向 开往高崎的列车进站了
本车因为下雪 将停车片刻
明里?
好喝
是么 只是普通的煎茶而已
煎茶? 我还是第一次喝
骗人 你以前肯定喝过
是么
是的
还有这个 我自己做的 虽然不能保证味道…
不嫌弃的话 请吃吧
谢谢 我正饿着呢 很饿
怎么样
是我迄今为止吃过的东西里面 最好吃的
太夸张了吧
真的
一定是因为肚子饿了
是么
是的 那我也吃了
马上就要搬家了吧
嗯 下周
鹿儿岛啊
很远的

不过栃木也很远的
可能回不去了吧
差不多要关门了 都没有电车了

这么大的雪 请多小心

看的见么 那棵树
信里提到的那棵?
嗯 樱花树
看起来和雪花一样吧
是啊
那个瞬间
我仿佛知晓了“永远”“心灵”“灵魂”之所在
觉得好像将这13年间的点点滴滴都与对方分享
然后 在下一个瞬间 却是难以忍受的悲伤
明里的那份温暖 那份情意
该如何去珍藏 该带往何方
我并不知道
但我明确地知道 今后 我们无法永远在一起
在我们之间 无情地横陈着
对我们而言还过于沉重的人生
和难以跨越的时间
可是 侵袭我的不安 最终还是慢慢地消去
剩下的 只有明里柔软的双唇
那一夜 我们是在田野旁的一个小屋里度过的
裹着厚厚的毯子 聊了很久
最后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早晨 我坐上了第一班电车 和明里分别了
那个…贵树…
贵树…今后一定会一帆风顺的 一定!
谢谢
明里也要保重
我会给你写信的 也会给你打电话的
我没有告诉明里 我把写给她的信弄丢了
那个吻之后
仿佛世间所有的东西都变得不同了
我强烈地渴望着能够保护她的力量
我一边想着这些
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 一直这么望着…

《宇航员》
花苗 放学后也要去吗
嗯 姐姐能去吗
可以啊 不过也要注意学习哟
好的
好…
早上好
早上好 远野
今天也来的很早呢
澄田你也是 去了海边吧

真努力呢
也没有那么努力啦
再见 远野
听好了 快到决定志愿的时候了
周一前要写好交上来
要好好和家里人商量
佐佐木好像要去东京的大学
真厉害 我恐怕是熊本的短大了吧
花苗呢
是要找工作吧
你还真是什么都没想过啊
满脑子都是远野
那个家伙绝对在东京有女朋友
不会啦…
又不顺利?
嗯…到底是怎么了
最好不要太烦恼
以后一定能冲上去的
姐姐你还真是悠闲啊
你着急什么啊
这样下去 只怕到毕业也说不出口
谢谢你 姐姐
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 我骑车回去
澄田 现在才回家?
远野也是?

一起回去吗
如果我也像狗一样长着尾巴的话
此刻一定无法掩饰住心中的喜悦而大摇特摇了吧
一边庆幸着自己不是狗
一边感叹着自己的愚蠢
即使这样 和远野一起回家的这段时间还是很幸福的
第一次见到远野的时侯 我就感觉他和其他的男孩子有些不一样
我是远野贵树
虽然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早已习惯了转校
但对这岛上的生活却还未习惯
请各位多多指教
中学二年级的我 在那一天喜欢上了他
想和他进同一所高中
非常努力地学习 总算是合格了
即使这样 每次看到远野的身影时
就感觉自己更加喜欢他了
对自己的这种变化感到很害怕
每天都过得很痛苦
但是每次见到他 心中总会涌起幸福感
自己也无能为力
远野你又买了这个
这个很好喝的
澄田每次都很认真地选呢

我先走了
请给我这个
90日圆
多谢惠顾
欢迎回来 选了哪种
虽然犹豫了下…
远野有时会用手机发短信
每次我都情不自禁地想 \n如果那短信是发给我的话 那该有多好
卡布 我回来了
卡布 卡布
我回来了
(3年1班的澄田花苗同学 伊藤老师找你 请到学生指导室来)
那不是远野你女朋友么
不是女朋友的
整个年级没有交的人只有你了
对不起…
那个啊…虽然这么说不太好
不过没有必要这么苦恼
澄田老师怎么说
没有…
要是实在无法做出决定的话
县内的短期大学怎么样
但是…
明明和姐姐没关系的说…
因为…求姐姐教我的冲浪和最重要的那个人的事情
我还完全没有…
每次都来买东西 谢谢啊
没什么…
那么 再见
每次走到远野的身边 心中总会隐隐作痛
远野
澄田 怎么了
你竟然能看出来是我
因为看到了远野的车
我就过来了 不打扰你吧
原来是这样啊 不会打搅我的 我很高兴
今天在停车场没见到你
我也是
他很温柔
有时让我忍不住想哭
远野要考大学吗
要考东京的大学
东京…这样啊
我就猜你会考东京的大学
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想去很远的地方…
总觉得
澄田呢
我对将来不是很清楚
我想谁都是这样的
不会吧
远野你也是?
当然了
我完全没看出来
怎么可能
我一直都很迷茫
现在只是做着能做的事情
没什么余力的
是吗…
这样啊…
纸飞机?

好厉害…
听说时速是5公里
到南种子街的发射场
今年要久违地发射呢
嗯 听说要去太阳系的深处
花上许多年
你有好好和花苗谈过毕业后的事情吗
那个孩子一直迷迷糊糊的
没事的
她已经不是孩子了
我以前也是那个样子呢
听我说 卡布
远野说他也不清楚
远野也和我一样呢
那恐怕…真的是远的超乎想像的旅行
在真正的黑暗之中孤独地前进
连一个小小的氢原子都很难见到
只是怀着去深渊中探索那可能存在的未知事物的信念
我们的旅行 又将持续到何时
又能前进到何处呢
对象 未输入
题目:今早的梦
外星的草原之中 那个少女又在行走着。\n和往常一样,看不清她的面孔。空气让人感到莫名的怀念…
要保存吗
是/否
究竟是什么时候染上了向空白地址发短信的习惯呢
花苗
你决定好了志愿了吗
不 我还是不清楚
不过 没事的 我决定了
先一件件地做好眼前的事情
我先去了
从那天开始 岛上刮过了几次台风
渐渐地 岛上也变得凉快起来
吹动着甘蔗林的清风 悄悄地孕育着冷气
天空也似乎看起来稍微高远了些
白云的轮廓变得模糊
骑着机车的同学们都穿上了薄薄的夹克
在还残留着夏天味道的十月中旬\n我半年以来第一次成功地乘上了波浪
(本日傍晚开始天空放晴 预测最大风速为秒速8米)
佐佐木好像被山田告白了
真厉害呢
花苗今天好像很高兴呢
和远野发生了什么吗
不会吧
我今天也要向远野告白
如果不在乘上波浪的今天说出来
今后也一定不能说出口…
澄田
远,远野…
现在回去?
是吗
那么 一起回去吧
澄田 今天你选的这么快?
怎么了
不要对我这么…
没什么 不好意思
车子坏了?
嗯 真奇怪啊
不行吗
可能插头寿命到了
这是你家里人传下来车?
嗯 是姐姐的
加速的时候有没有停过?
可能停过…
今天就先把车放在这里
等下让家里的人来取吧
今天一起走着回去吧
我一个人走回去就可以了
远野你先回去好了
反正已经很近了
而且…我有点想走走
远野…拜托了…
怎么了
对不起…
没什么…
对不起…
澄田…
拜托了 请不要再对我…这么温柔…
拼命地… 只是不顾一切地向着天空伸出双手
发射那么巨大的物体
注视着那遥远到人感到眩晕的某个东西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远野和其他人看起来有些不同
与此同时 我也终于清楚地意识到 远野并没有注视着我
所以那一天 我什么也没对远野说
远野虽然很温柔
虽然非常的温柔
不过 远野他一直在看着我的身后 看着我身后那更遥远的某个地方
我希望从远野身上得到的东西 一定无法得到
即使这样
即使这样 我想 不管是明天,后天,乃至更远的将来
我也依旧会不可救药地喜欢着远野
我一边在心中思念着远野 一边在泪水中进入了梦乡

《秒速5厘米》
现在能回头的话
那个人也一定能够回头
我的心中强烈地涌现出这种感觉
留在这里过元旦多好
不过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是啊
要给他做些好东西吃哦
有事的话就给我们打电话 明里
没事的 下个月婚礼上就能见面
不要这么担心
天这么冷 你们先回去吧
昨晚我梦见了小时候
我和他还都还是小孩子
一定是因为我昨天找到了那封信的缘故
你好 远野
好久不见了呢
最近好吗
虽然苦恼了很久
我还是有一些话一定要对远野说
水野小姐
是的
可以去开会吗
好的
只是在活着
悲伤的气息从每个角落聚集着
被阳光照射的床单
洗面台的牙刷
手机上的履历
现在依旧喜欢着你
曾经和我交往了三年的女性
在短信中如此写到
但是 我们就算互发千次短信 心中的距离恐怕也只能缩短一厘米而已
这几年 我拼命地挣扎着想要前进
想要触摸到却无法触及的东西
也不知具体是指什么 这份执念几乎已经成为一种负担
也不知道从何处不断地涌出来
我只能拼命地去工作
蓦然回首 岁月中不断流失着弹性的心灵已经无比的疼痛
然后在一个清晨 突然发现 曾经刻骨铭心的回忆
已经在慢慢地消失
明白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我辞掉了工作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很久以前的梦
在那个梦中 我们只有十三岁
那里是被白雪覆盖的庭院
人家的灯光在远方 仿佛虚幻
堆积的白雪中只有我们走过的足迹
就这样
有一天能够再次一起看樱花
我和他对此没有任何的怀疑
如此地坚信着

秒速五厘米小说经典句子 求秒速五厘米经典台词。全部谢谢

秒速五厘米的经典台词

听说秒速是5厘米
  嗯?什么?
  樱花瓣飘落的速度
  每秒钟5厘米
  一、桜花抄
  我也很喜欢东京闷热的夏季
  好似要溶化了一般的柏油路
  透过闷热空气望见的高楼大厦
  还有像便利店和地铁站里凉到发冷的冷气
  我和明里在身心上 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转学到东京的一年后
  明里也转学到相同的班级来
  还是矮小体弱的我们
  比起操场 更喜欢图书馆
  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成了好朋友
  也因为如此
  我们时常被同学们拿来开玩笑 但是...
  只要两人在一起 不可思议地...
  我们也不再畏惧那样的事
  总觉得 我们两人有一天会上同一所初中
  今后彼此形影不离
  不知为何 我一直这么相信着
  透过那压得我耳痛的话筒
  我能感受到明里受伤的心
  可我却无能为力
  中转的终点站里 满是回家的乘客
  每个人的鞋子上都粘有雪水
  空气中带着下雪时特有的味道 感觉很冷
  车站与车站之间的距离难以置信的远
  电车每到一站停留时间难以置信的长
  车窗外陌生的雪中荒野
  缓缓流逝而去的时间
  隐隐作痛的空腹
  让我愈是觉得心慌
  过了约定的时间
  我知道 现在的明里肯定已经不安起来了
  这之后电车在荒芜的野外停了两个小时
  每一分钟 对我来说都无比漫长
  时间带着明显的恶意
  缓缓在我的身上流逝
  我咬紧牙关
  一直忍着 不让自己哭出来
  明里 请你 别再...
  回家就好了
  那一瞬间
  我仿佛知道了永远、心灵以及灵魂的所在
  仿佛将十三年间的一切都分享给了对方
  这之后的下一瞬 是无比的悲伤
  因为明里的温暖 她的灵魂
  我不知该如何珍藏 带向何方
  我深知 这之后我们无法一直相守
  挡着在我们面前的是巨大庞然的人生
  阻隔在我们中间的是广阔无际的时间 令我们无能为力
  可这种束缚我的不安
  最后缓缓消融而去
  最后剩下的是
  明里那柔软双唇带来的触感
  我没有跟明里说
  把写给她的信弄丢了的事
  总觉得那个吻之后 万物都焕然一新
  我真心希望能获得守护她的力量
  怀着这份心意
  我一直静静地凝视着窗外的风景
  二、宇航员
  我 今天一定
  要向远野同学表白
  如果不在登上浪尖的今天说出来
  今后一定也是无法表白的
  奋力地 只是朝着暗云的天空伸出手
  发射如此的大家伙
  凝视着彼岸的某些东西 直到失去知觉
  我稍稍明白了
  远野看上去不同于别人的理由
  与此同时
  与此同时 我也清楚地认识到
  远野其实并没有在关注我
  因此那天 我什么也没有对远野说
  远野人的确很好
  真的是很好
  可是
  总是远远地站在我前方 向着更远的地方 注视着什么
  我希望远野做的 肯定无法成为现实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我一定还是会无可救药地...
  无可救药地喜欢远野同学 不管是在明天
  还是在后天 还是在未来
  心中只想念着远野同学
  哭泣着 我进入了梦乡
  三、秒速5厘米
  昨晚 梦到了以前的事
  梦里的我和他 还是孩子
  一定是因为昨天 找到的那封信的关系
  远野同学 你好,好久没有联络了,身体可好?犹豫了好久,我还是对远野同学...
  好久没有联络了,身体可好?虽然迷茫了好久,看来我还是对远野同学,有些不得不说的话...
  只是简单地生活着,悲伤到处累积
  被日光晒着的床单,洗漱台的牙刷
  还有手机的通信记录
  曾交往了三年的女生 发来这么一条短信
  “我依然喜欢着你”
  “但我们即使发了一千次短信,
  心与心之间大概也只能靠近1厘米。”
  过往数年间 我只是想着先往前走
  想要触摸遥不可及的事物,但连那具体的目标是什么
  以及几乎可以称作是威胁一样的回忆
  从哪里涌出来都不知道 只是不停工作着
  意识到时才发现 那渐渐失去弹性的心 很是痛苦
  于是 某个早晨
  我察觉到曾经如此真切的情感
  就这样干干净净地消失殆尽
  感觉到自己已经不行了的时候
  我辞了工作
  昨天 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久之前的梦
  在梦里 我们还只有13岁
  在梦里 一片被白雪覆盖的广阔的田园上
  仅仅能从远方 些许地看到灯光
  刚刚积起的雪地 只有我们走过时留下的足迹
  就是这样
  什么时候 能再一次一起赏樱花
  我和他 毫不犹豫地…
  这么想着…

求《秒速五厘米》里一句台词的日语原文!!

今もあなたが好きです。たとえ千通のメールが来たとしても、心は一センチでも近づけ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中文翻译:我现在依然喜欢着你。但我们就算是来往一千封邮件,心却不可能接近哪怕一厘米。

《秒速5厘米》是新海诚创作的一部写实动画,于年3月3日在日本正式上映。动画以一个少年为故事轴心而展开连续3个独立故事的动画短篇,时代背景是从年代至现代的日本,通过少年的人生展现东京以及其他地区的变迁。

扩展资料

1、发行信息

年3月3日,《秒速5厘米》正式在日本东京涩谷CINEMA RISE上映。其后在日本全国单馆系影院陆续放映,并连续两周蝉连小型戏院票房排行第一名。年影片在日本剧场版动画票房排名10甲之外。电影于年8月31日在台北以独家方式在日新威秀影城放映至9月20日止,于9月22日起,在台湾以轮番接驳方式上映。

2、作者简介

新海诚(Makoto Shinkai),原名新津诚(Makoto Niitsu),年2月9日出生于日本长野县南佐久郡小海町,日本动画导演、编剧、漫画作家,毕业于日本长野县野泽北高等学校、日本中央大学文学部日本文学系。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秒速五厘米

相关专题: 台词 日语